零點看書 > 次元聊天群邀請您互動 > 53. 語言.
    有個問題。▲-八▲-八▲-讀▲-書,◇o≧
  
      家里突然多出一只 nu該怎么辦?
  
      而且還是語言不通的獸耳娘。
  
      雖然可愛,但在自己的這個世界里,沒有任何的身份信息,世界觀有些不同,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一個年輕的單身男子的家中突然多出了一個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女孩,任誰見到了這種情況。
  
      都會報警處理并大罵hentai吧。
  
      至少顧悠會這么做,所以他為自己所受到的遭遇感到了一些頭痛。
  
      如果是養成吧,顧悠雖然有那么一丟丟的興趣這么做,但終歸還是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在現在的這個時代里,還哪里有人會跑到小學找一只蘿莉作為童養媳呢。
  
      大概會被抓起來吧。
  
      雖然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但說到底,還是和自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如果不是因為被人當作祭品獻祭了的緣故,她也不會來到這里,顧悠也不會因此而頭疼。
  
      關掉燃氣灶,顧悠擦了擦頭上的汗水。
  
      這種天氣里,實在是不喜歡自己做飯,但叫外賣的話,還怕不干凈,雖然不能以一概全,但最近這段時間里,總是有新聞在說外賣里吃出了什么異樣的東西。
  
      將炒好的炒飯裝盤,這時顧悠突然想起家里多出來的小女孩,于是他在碗架柜中又取出了一份盤子和勺子。拿著那盤炒飯,顧悠走到那個女孩呆著的房間中。
  
      到現在為止,那女孩還沒有吃過任何的東西吧。雖然她有時會小心翼翼的探頭看自己有沒有在干什么邪惡的事情,但是見到了飛鼠之后就再也沒有離開這個房間了。
  
      仔細想想,飛鼠那角色還是蠻嚇人的。c∮八c∮八c∮讀c∮書,⌒o≈
  
      禮貌的敲了敲房門,顧悠壓下門把手,然后打開了房門。從尚未完全打開的門縫中可以看到,那只 nu低著頭環抱著雙腿,坐在床頭邊,似乎是睡著了。
  
      或許是因為顧悠退開房間門的聲音驚擾到了她,那女孩白色的獸耳顫動了一下,然后抬起頭,小心翼翼的看著顧悠。
  
      見到顧悠之后,她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對方就算是任由自己如果都聽不懂的語言,女孩的腦子里都是漿糊,變得有些笨拙。
  
      “餓了嗎?”
  
      顧悠朝著那女孩走了過去,然后將手中的食物遞到了她的面前。
  
      早就不是單純的孩子,異世界那種充滿了戰爭和異常的世界里,在加上自己所承受的遭遇,就算是在這個年齡,也早已經對世事有了分明的判斷。
  
      不過情況再怎么糟糕,眼前的陌生人應該也不會傷害自己的吧。
  
      空腹許久的肚子,傳出了有些不堪的聲音,再三猶豫之后,她還是接過了顧悠遞給自己的食物。
  
      ……
  
      將食物遞給女孩之后,顧悠離開了房間。
  
      在群里說了兩聲話之后,顧悠從群文件中取出了那本存放著的觸手本合集。
  
      既然和那女孩語言不相通,那就先學習一下異世界的語言吧,至少顧悠能通過這本觸手本合集學到異世界的語言,雖然是一種古語,但起碼也是異世界的語言,萬一她能聽懂呢。
  
      隨后,顧悠花費了積攢了許久,但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什么大用處的點數,學習了那種異世界的古語。
  
      在大腦一陣放空之后,顧悠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估計,這就相當于,阿庫婭所說過的那種,將語言全部塞入腦子里,雖然可能會導致腦子被洗的空空,但效率卻是簡單粗暴。
  
      這種陌生的語言,無疑是學會了。
  
      就像你根本無從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學會了漢語,并熟練的說出來,像是日積月累下來的經驗。
  
      雖然過程有些奇異,但想到這個聊天群的奇妙之后,顧悠也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了。
  
      人皮書的封面還在蠕動著,像是一顆充滿了活力的心臟在跳動著,顧悠覺得自己越來越能接受這種有些詭異,甚至說惡心的東西了。
  
      心理以及生理上,不知何時做出的這種轉變。
  
      這對顧悠來說無疑是一種不妙的事情。
  
      “既然已經學習了這種語言,那么久看看書中所記錄下的那些召喚魔法吧。”顧悠翻開書本,前幾頁的文字看起來雖然還是有些生澀,但自己卻能輕松的明白其中的意思。
  
      要不要試試召喚一下?
  
      看著自己家還算空曠的客廳,顧悠覺得還是不要這么做好。
  
      至少現在顧悠能舉辦一場觸手y了,雖然他對觸手y沒有什么興趣。
  
      書本的后半部分,開始變得難懂,甚至各種自己已經知道了的文字,完全無法串聯起來。最后,顧悠合上了書本,將其再次存放在了群文件中。
  
      用肥皂洗了把手,顧悠回到了那女孩的房間,準備試試這種語言她究竟能不能聽得懂。
  
      走到那女孩的面前,顧悠在腦中回想著那些陌生的文字,努力的模仿著那種有些生澀的發音。
  
      在女孩有些疑惑的目光中,顧悠朝著她說道:“你好。”
  
      她張了張嘴,顧悠見到她的臉色變得有些驚愕。
  
      短暫的錯愕之后,她用稚嫩清晰的聲音回復著:“咒文語,古代語種之一。”
  
      “為什么,你這種異界人會使用這種語言?”
  
      顧悠張了張嘴,看來對方并沒有把自己當成邪神。
  
      “你能聽得懂?”
  
      女孩沉默了一下,然后點起了頭。
  
      顧悠松了口氣,至少現在有了可以交流的方式了。
  
      “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會被人祭獻到這里?”顧悠的視線盯著女孩。
  
      “萊拉。”
  
      萊拉避開了顧悠的視線,然而并么有回答顧悠的問題。或許其中有些她不想說的事情,所以顧悠也沒有查戶口般的方式去問她。
  
      “你想回到你的世界嗎?我可以保證,我對這種祭獻啊,什么鳥東西,完全不知情,可能是魔法出現了錯誤,以后要是有可能的話,我可以把你送回到你的世界。”
  
      萊拉的耳朵折了下來,她把頭埋進腿間,情緒突然變得有些低落。
  
      “不……如果可以的話,請讓我留在這里。”
  
      稚嫩的聲音傳到了顧悠的耳邊。
  
      看著那以前只能在臆想或者動漫中才能見到的獸耳娘,顧悠猶豫了一下,最后點了點頭。
  
      “好。”
  
      ……
  
      s:啊,一天兩更,我—做—到—了!
  
      s2:訂閱不到400,徹底涼了,翻身都沒有機會翻身。
  
      s3:求求你們惹,我不要月票,不要推薦,不要打賞,我只求你們訂閱啊,把自動訂閱打開吧!我也要恰飯的丫。11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