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次元聊天群邀請您互動 > 才起來.

  還記得小時候的夢想么?
  科學家、老師、畫家什么的,亦或者是夢想著考清華北大,那時候還不知道這兩個學校意味著什么,心中想著這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嗎?
  總之不過腦子就說了出來,避免不了被人一番嘲笑。
  那個時候,并不知道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夢想’。
  更何況那時候的自己還可能不知道夢想究竟是什么。
  隨著年齡和見識的增長,那些東西早就忘掉了,實現夢想的路上總是不會缺乏金錢和頭腦,而自己則一樣都沒有。
  從那時候開始,便妄想著虛幻的世界,在那個虛幻的世界中重新構造出一個屬于自己的天馬行空的‘真實’。
  比如說中二時期,總是想著抵達那有著巨龍和魔王的大陸,尋找傳說中沉淪在海底的國度,亦或是用自己手中的劍去營救美麗的公主,與同伴一起在那片廣袤的草原上開宴會……
  后來才發現這種想法只需要找一幫朋友打上那么一天的DND。
  不過我想,如果穿越到異世界的話,比起戰斗和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手機上顯示的‘信號不在服務區。’才是最為令人驚恐的吧。
  后來就想著,‘火堆前縱情的歌舞或是吟游詩人的琴聲,都沒有網上的沙雕網友來的有趣。’這種中二的想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2019年的6月份,雨季、畢業季,更是顧悠達到法定成年人年齡公民的日子。
  高中畢業了,對未來總是充滿了迷茫,不勝兒時那般幻想多樣的未來。
  小學拉勾勾結交的純潔友誼,不出意料的在中學一年的時間里就已經斷絕往來了,隨后在初中結交下的友誼,也因為高中的原因很少互動。
  現在,那些在高中所結交的朋友們也要分開了。
  上大學的上大學,復讀的復讀。
  不過說是朋友,也僅僅是見了面說上兩句話,沒事組團上男廁,早間聊聊學校的妹子,亦或者是體育課上后操場上卡大樹的那種程度。
  雖然最后一個有些過分,但也僅僅是這樣的友情而已。
  不過終于畢業了,脫離了這辛苦的九年義務教育。
  老師常常說,到了大學你們想怎么玩怎么玩,早上睡到自然醒,一天就一兩節課,想去就去,不想去讓舍友幫忙喊個到。
  對這種話也只有嗤之以鼻。
  能信的話就真的有鬼了。
  現在為什么這么多愁善感?為什么要思考人生?為什么要琢磨這種蛋疼的問題?
  是因為犯中二嗎?是因為腦抽嗎?是因為愛情嗎?
  都不是。
  ——只是單純的因為拉shǐ的時候手機沒電了。
  順帶一提,我叫顧悠,男,芳齡十八,單身,沒有些什么特殊的嗜♂好。
  ……
  思來想去,夢想也就是像那被馬桶沖走的東西一樣,一文不值。
  抬著酥麻的腿走到洗手池邊用涼水沖了沖手,然后從衛生間出來,回到樓上的主臥給手機充上電。
  微光從窗簾的縫隙中投入,在安靜的房間留下一席白光。
  時至雨季,最近的這段時間總是下著小雨。
  街道也被這連日來的雨水渲染的有些朦朧,淅淅瀝瀝的雨點敲打在房間的窗戶上,然后順著窗檐滑落。由于沒有刮風,所以不會潲雨,顧悠將窗戶大開著。
  坐在床沿上能聽到外面的嘀嗒的落雨聲,就像是一首沒有人聲的輕音樂,伴隨著空氣里雨季云朵攜帶的陣陣濕潮盡情囂響著。
  如斯沉著溫和,或許會在入夜的睡夢里呼喚起安穩甜美的童謠。
  發了一會呆之后,手機也沖進去了一些電量,顧悠長按了幾秒電源,手機的屏幕開始發出白色的光芒。
  「9:42」
  「通知信息:收到新郵件。」
  手機剛剛打開就收到了一條信息提示。
  “誰的郵件?”
  新郵件沒有任何的備注信息,也沒有來件人的信息,這不免讓顧悠有些疑惑:“我記得我設置過垃圾郵件攔截的來著,為什么還會有未知的垃圾郵件發到我的手機里?”
  郵件無題,也沒有來件人信息,郵件的內容也沒有任何的文字,上面只有一段鏈接。
  ——要點進去看看嗎?
  顧悠的腦子里一下子生出了這個念頭。
  “要是什么病毒的話怎么辦?”挑了挑眉,顧悠打消了這個念頭,想要把垃圾郵件刪除。
  長按了幾秒鐘的郵件,出現刪除選項,勾選了這個郵件,顧悠點擊刪除,之后……
  ——郵件并沒有被刪除掉。
  ?
  這是什么情況,怎么沒法刪掉?
  沒道理啊。
  沉吟了幾秒,顧悠重啟了手機,然后再次嘗試了一下刪除郵件,但短信中的那個未知郵件依舊沒有被刪除掉。
  看來并不是手機的機能出現問題,應該是這個郵件有什么問題?
  這樣的變故令顧悠有些驚愕。
  BUG了,還是什么?
  出于好奇,顧悠并沒有進行反饋,開了飛行模式,然后打開WIFI萬能鑰匙連上了鄰居家的網絡。
  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
  這樣的話,就算這郵件其中有什么病毒的話,也危害不到自家的網絡。
  隨后,顧悠點了下那封郵件中帶來的鏈接。
  點開之后本應該出現跳轉出來的游覽器的,但并并沒有,手機一下就黑屏了。
  “cào!”顧悠愣了一下,情緒變得有些郁悶,“我就不應該碰著種看著就莫名其妙的東西。”
  好奇心害死貓,現在的顧悠就是這種狀況。
  如果手機就這樣開不了機的話,那么就有點狗shǐ了,里面還存著許多的照片。
  顧悠連忙長按手機電源。
  好的消息是幾秒之后手機的屏幕亮了起來,看樣子并不是不能開機。
  看著熟悉的開機界面,還有熟悉的開機鈴聲,以及熟悉的屏鎖,并沒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所以這就是正常的死機現象?
  在點開鏈接的那一瞬間手機正巧死機?而且短信中的那封郵件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呵。
  鬼信。
  依舊沒有關閉飛行模式,顧悠開始檢查起手機中的東西有沒有多出什么東西,或者缺少了什么東西。
  先是打開了支付寶、QQ、WX等軟件,其中存著的余額并沒有發生變化,且沒有異地登錄的提示。
  這讓顧悠舒了口氣。
  只要不被盜號了那就好說。
  退出軟件,顧悠在軟件列表中翻動了一下,不過卻意外的發現了個奇怪的軟件。
  ‘次元交流’?
  我手機里什么時候有這東西來著。
  我可不記得手機里有這種來歷不明的軟件。
  “難道這是下載過程當中,失誤下載的錯誤軟件?”
  現在的網絡環境,他在網頁上下個想要的軟件,安裝包中的內容和自己想要的軟件八竿子打不著邊,更別提安裝包中自帶的其余軟件了。
  再次檢查了一遍手機中的軟件之后,隨后顧悠便確認,除了這個‘次元交流’不明的東西之外就沒有別的多出來的軟件了。
  “次元交流……難道說是系統的更新自帶軟件?”不過顧悠很快的就否定了這個想法,“不能啊,XX的系統更新怎么會有這種看起來花里胡哨的軟件。”
  難道是什么VPN?
  猶豫了一下,好信心再次旺盛的顧悠點開了這個軟件。
  ……
  ps:新書求推薦票。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