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次元聊天群邀請您互動 > 49. 不愧是飛鼠大人.

49. 不愧是飛鼠大人.


  各個階層的守護者以及那些被公會的玩家所創作出來的NPC收到了雅兒貝德的訊息。
  在得知了身為41位至尊之一頂點的飛鼠回到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訊息之后,除了那些看守在第八層防止外來者入侵的昴宿星女仆團之外,全都立刻趕了回來。
  “那么各位,請向無上至尊獻上忠誠吧。”雅兒貝德率先對著那些守護者說道。
  “第一、第二、第三樓層守護者夏提雅,布拉德弗倫,參見飛鼠大人。”
  夏提雅下跪,單手放在胸前,恭敬地深深行禮。
  在行過君臣之禮的夏提雅之后,科塞特斯向前邁出一步。
  “第五樓層守護者塞特斯。參見大人。”
  “第六樓層守護者亞烏蒞。貝拉,菲歐拉。參見大人。”
  “同樣是第六樓層守護者馬雷,貝羅,菲歐雷參、參見大人。”
  “第七樓層守護者迪米烏哥斯。參見大人。”
  “守護者總管雅兒貝德。參見大人。”
  飛鼠俯視跪在地上的守護者,雅兒貝德臉上掛著的若有似無的微笑令飛鼠有些不安心,但那也可能是自己的羞恥心在作祟。
  ——也不知道游戲中的設定到了這個異世界中還有沒有作用啊。
  如果他們的忠心出現動搖,又要怎么做才能讓他們繼續保持忠心?
  片刻之后,飛鼠和顧悠在聊天群中報了聲平安,隨著腦中浮現的眾多疑問,他對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那些NPC下著命令。
  張了張嘴,飛鼠醞釀了一下情緒和語氣。
  “——聽令。”
  “從塞巴斯開始,逐一報告大墳墓外界一公里范圍的情況,地理狀況和智慧生命存否優先。”
  因為這里不是游戲中,而是現實世界,有很多的東西需要調查。
  玩了快有十多年游戲的飛鼠深知情報究竟有著多么重要的用出。
  “遵命,飛鼠大人。”
  在身前待命的塞巴斯將自己在外的所見所聞報告給了飛鼠。
  ……
  當飛鼠離開王座之廳后。
  “不愧是身為41位至尊頂點的飛鼠大人,冰冷的語氣之中充滿了敵意。”科塞特斯的口器中吐出了白色的霧氣,隨后擠出了一道毫無抑揚頓挫的奇怪聲線。
  “啊啊,飛鼠大人那種驚人的氣勢,還真是令人興奮乃至著迷。”夏提雅臉色微紅,語氣變得有些奇妙。
  皮膚黝黑的迪米烏哥斯伸手推了一下眼鏡,眼鏡之后是一雙仿佛永遠都睜不開的瞇瞇眼。
  “這是自然,身為納薩里克地下大墳墓的統治者,其擁有的智慧以及力量是我們守護者足以仰望的存在。”
  他的聲音很渾厚,總是充滿了令人著迷的感覺。
  “賤人。”聽到夏提雅的話,雅兒貝德啐了一口夏提雅。
  隨后用充滿敵意和不爽的目光看著夏提雅。
  聽到雅兒貝德那輕蔑的話之后,夏提雅伸出戴著白手套的右手掩住上揚的嘴角,露出了十分的妖艷的笑容:“還能感受到無上至尊之一的飛鼠大人的靈氣波動,這根本就是獎賞。”
  “那是飛鼠大人在展現他身為統治者的氣度。”亞烏菈的話打斷了夏提雅和雅兒貝德之間有些緊張的氣氛。
  見亞烏菈插嘴,夏提雅有些不爽,兩人本來就互相不對付。
  “的確如此,那種令人絕望的氣勢,正是飛鼠大人在展現他身為統治者的氣度。”見氣氛變得越來越不妙,迪米烏哥斯插嘴道。
  “到了現在難道你們還不明白嗎?”
  “什么意思?迪米烏哥斯。”
  “為什么飛鼠大人沒有隨著其余的40位無上至尊一起消失,相隔半天的時間再次回到大墳墓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迪米烏哥斯。”科塞特斯吐出了口寒氣,然后有些疑惑的問道。
  而科塞特斯的提問也問出了在場的絕大部分守護者的疑惑。
  不過迪米烏哥斯沒有直接說出答案,而是把自己的猜測講了出來。
  “雖然飛鼠大人的行動充滿了深意,但飛鼠大人已經給了這么多的提示,我想你們應該沒有道理猜不到。”迪米烏哥斯推了一下有些反光的鏡片,“突然來到這種陌生的世界里,身為統治者的飛鼠大人沒有道理不會知道這種情況。”
  “那么設想一下。”
  “如果飛鼠大人沒有和其余的至尊一同消失的話,那么飛鼠大人一定會最先發現其余的至尊消失。”迪米烏哥斯繼續說道,“而且在我們返回之后,飛鼠大人直接就開始詢問我們外界的情報。”
  “這是為什么?”
  “我們在外界的所有行動,全部都落在了飛鼠大人的眼中。”
  “那么……已經說到了這里,飛鼠大人的沒有出現的含義就很好好理解了吧。”
  “飛鼠大人他沒有消失,選擇了刻意隱藏在幕后,在我們亂作一團的時候,飛鼠大人沒有出現對我們下達有效的命令,而是在飛鼠大人的目光之下讓我們肆意的行動。”
  “仔細想想吧,如果我們沒有外出尋找消失的至尊呢?如果我們其中一人的報告出現的微小的錯誤,和飛鼠大人的所看到的不同。”
  迪米烏哥斯說出了飽含著深意的話語。
  在場的人無一回話,氣氛變得有些沉默。
  “是忠誠心啊,飛鼠大人就是以此亂象在測試我們守護者的忠誠。”
  “睿智的飛鼠大人早已在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之后,做好了一切的打算。萬幸我們之中沒有出現背叛者……”
  搖了搖頭,迪米烏哥斯沒有把話說全,不過在場的守護者都能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所以我們要盡可能的回應飛鼠大人忠誠。”
  話落,迪米烏哥斯結束了自我表演。
  “原來如此,不愧是,納薩里克,地下大墳墓的,統治者。”科賽特斯揮舞著強壯的四肢,接而擺動著那條足足有身高的兩倍長的尾巴。
  “是啊,身為統治者的飛鼠大人,其智慧和想法還真是令人不寒而粟。”
  ……
  ps:昨天和同學喝酒去了,所以沒更上。啊啊啊……明天后天都有升學宴,是我好哥們的,所以要去喝酒唱歌各種耍,媽的,這段時間我都要喝吐了。
  ps2:求推薦。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