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次元聊天群邀請您互動 > 46. 飛鼠邀您互♂動

46. 飛鼠邀您互♂動


  飛鼠沉默不語的陪著兩個Overlord愛好者合完影。
  強制不方這種強制發動的被動技能,就算讓飛鼠轉移到了這個有些莫名的地方,還是十分的不慌……個屁。
  強制冷靜在不斷的發動著,雖然大抵都被旁人當成裝了LED燈而產生的效果。
  他實在不理解為什么自己會被轉移到這種地方過來。說好的和納薩里克地下大墳墓一同轉移到異世界呢?這種異世界怎么和自己想象的有些出入呢?
  究竟為什么會來到這種地方?!
  夏天本來就熱,雖然漫展會所里有空調,但是有那么多人,室溫不會涼快到哪去。
  好在他很快的就理清了眼前的情況,從自己身邊經過的這些人明顯沒有帶有任何敵意,而且他們所說的語言,飛鼠雖然聽不懂,但似乎在哪里聽到過。
  好在這里廁所的標志是和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樣的。
  尋找了半天,飛鼠找到了代表著廁所的標識,剛想走進男廁所,就從男廁中迎面走來一位長發飄飄,瓜子臉長相可愛的美少女……
  飛鼠老臉一紅,連忙低下了頭,最后等人走了之后,看了看代表男廁的標識。
  墻壁上的是一個小人,沒有穿裙子的那種,只有穿裙子的小人才是代表著是女廁。
  沒錯啊。
  這里的確是男廁啊。
  過了一會,飛鼠才想起來,泡泡茶壺所創造的NPC,設定的屬性上也是個女裝少年。
  難道這就是現實中的女裝少年了?
  還真是大開眼界……
  走進廁所之后,飛鼠見到了數個站式小便器前站著一排花枝招展的美少女。飛鼠低著頭,匆匆的打開一間廁所門。
  最后才松了一口氣。
  鬼知道他今天經歷了什么事情。
  迅速的登上了系統中還留存著的次元聊天,飛鼠給顧悠發送過去消息。
  因為這種語言,飛鼠曾在顧悠的口中聽到過,雖然沒有學習過這種語言,但不知道為什么可以聽懂。
  ……
  早上。
  一陣熟悉的鈴聲將顧悠吵醒。
  隨著第一聲之后。
  便是無數的提示音響起。
  “誰啊,大早上響個沒完沒了。”
  昨天折騰了大半夜,已經快要天亮了顧悠才把那只小蘿莉哄睡著。打開手機一看,現在已經是十點多了。
  飛鼠的消息。
  他昨天晚上不是轉移了嗎?
  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找自己。
  揉了揉眼睛,顧悠回復飛鼠。
  天峰:「怎么了,這個時候找我?」
  飛鼠:「圖片.jpg」
  過了一會,飛鼠什么都沒有說,只是發來了一張照片。
  天峰:「???」
  天峰:「你怎么去偷窺女廁了?不不不,有站便器所以這是男廁吧????」
  天峰:「你昨天晚上沒有好好登陸游戲等著游戲轉移,卻去偷窺漫展男廁了?」
  天峰:「可真有你的了。」
  雖然有些驚訝,但對于這種女裝大佬什么的,顧悠已經在網絡上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飛鼠:「不、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會去偷窺,我只是發一張照片給你,讓你簡便的理解一下我現在的狀況而已。」
  飛鼠:「現在的完全理不清自己現在的狀況究竟是怎么回事。」
  飛鼠:「還有我昨天晚上就是在好好的登錄游戲,不過零點之后我就突然轉移到了這個有些不明所以的地方。」
  看到這句話之后顧悠頓時沒了睡意。
  難道飛鼠穿越失敗了?
  搞毛。
  天峰:「那你現在是在什么地方?還在你自己的世界?」
  飛鼠:「不知道,似乎不是原本的現實世界,而且我的身體就像你說的,變成了游戲中的角色。」
  飛鼠:「不過我至少還記得,阿庫婭與和真說的話是和我一個語種。這里的這些人說的話是和天峰你一樣的語種,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天峰:「和我說是一樣的語言?」
  飛鼠:「沒錯。」
  飛鼠:「—語音—」
  飛鼠發來了一段語音,由于人數很多,所以這段語音聽起來有些嘈雜,不過那些背景的語言,的確都是中文,而且這么標準的普通話,顧悠不可能會聽錯。
  所以飛鼠轉移到了一個在講中文的世界???
  這都什么鬼啊。
  天峰:「嗯……你先,你先等等,讓我想想。」
  顧悠突然想起來,聊天群里有著定位的功能,雖然平常看起來沒有啥用,但至少現在看上去,這定位的功能,能有點用出了。
  天峰:「你先把你的位置消息發給我,先讓我看看你究竟在什么地方。」
  飛鼠:「等下……找到了。」
  飛鼠:「—XX夏季動漫游戲展—,是這個吧?我現在就在這個地方。」
  顧悠打開定位,大致的看了兩眼之后,發現……
  這不就在自己家附近的漫展嗎?
  腦殼痛。
  顧悠連忙穿上衣服,乘地鐵趕到了漫展舉辦的地方。
  半路上,顧悠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為什么飛鼠回來到自己這邊的世界。難道這個飛鼠的角色是某點里面的二次元同人小說中的角色嗎?
  然后被次元聊天半路胡劫來的?
  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由于是在暑假的期間,游客的參觀量很難猜測到有多少。
  看著那烏泱泱的人群,顧悠嘆了口氣。
  最后,顧悠找到了飛鼠那間藏身的廁所。
  他敲了敲那被反鎖住的廁所門,試探的問道:“飛鼠?”
  “是,我在這里。。。”
  隨后廁所門被打開,飛鼠招了招手,誠懇的邀請顧悠進來互動。
  公共廁所多少是有些臟亂的,但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為了不弄臟身上的衣袍,飛鼠脫掉那身魔法外衣,坐在了便器上。
  顧悠就站在飛鼠的面前,無語的看著他。
  飛鼠的眼神有些閃躲,由于全身赤裸,雖然是骸骨,但他還是有些羞恥的。
  氣氛漸漸變得有些奇怪,于是飛鼠咳嗽兩聲,然后說道:“嗯,現在該怎么辦。”
  “還能咋辦,先去我家吧。”顧悠回應著。
  他看著飛鼠的身體若有所思。
  這樣子走出去難免會嚇到路人,到時候被警察叔叔問話可不太好辦了。
  半響之后,顧悠離開了廁所。
  只不過再次回來的時候拎著一把榔錘和一個雙肩背包。
  顧悠打開廁所,不顧飛鼠的反對,邪笑著揮舞著榔錘,開始進行了愉快的互動情節。
  ……
  ps:給我投投推薦票吧,救救孩子。
  ps2:感謝Halseisen打賞,感謝空手拆高達的打賞,感謝書友20181222150730198的打賞,感謝梳塵的打賞,感謝藍訊王的打賞,感謝書中傳人的打賞,感謝無限軍刀制的打賞,感謝67676767as的打賞,感謝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打賞,感謝書友160331013217983的打賞,感謝陸木居士的打賞。
  ps3:很好奇空手拆高達是怎么樣的場景。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