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次元聊天群邀請您互動 > 24. 鴿子可恨.

24. 鴿子可恨.


  這一切的鍋都是阿庫婭的鍋。
  仔細想想的話,阿庫婭可是有著一個很厲害的神權,或者說是被動技能,亡靈引誘。
  因為身上的神圣氣息過于強大,以至于那些低級的不死者會本能的向著她靠攏以求救贖,甚至在野外都會遭到大量不死族的圍攻。
  自己身上帶有亡靈的邪惡氣息,怎么怎么想都是那個被祭獻來的頭顱的錯,難道是被自己埋了而產生的怨恨?
  顧悠打了個寒顫。
  果然,那些邪教徒祭獻來的祭品很讓人蛋疼。
  比起土埋,還是火化來的靠譜。
  下次……
  嗯。
  顧悠并不是很想有下次。
  身上帶有亡靈的邪惡氣息,顧悠也不想一直就這樣,指不定以后會成為什么隱患呢。
  但苦于自己沒有辦法解除這種可能類似于詛咒的邪惡氣息。
  迫于無奈,顧悠向著阿庫婭說道:“能幫我凈化一下嗎。”
  雖然想著拜托阿庫婭能幫自己解決,但實際上如果這種事情不發生的話,顧悠期待永遠都不會拜托到阿庫婭。
  因為她實在是過于任性自大。
  “可以哦。”阿庫婭朝著豎起大拇指。
  ——這么爽快?
  聞言,顧悠一愣。
  阿庫婭伸出手,臉上變得有些嚴肅,給顧悠一種莫名的認真感。
  這家伙作為女神的覺悟還是可以的嘛。
  “不管是什么世界,邪惡出現在神的身旁是無法容忍的。”
  阿庫婭拍了拍自己下作的胸脯:“就由我這個阿庫西斯教的神體,水之女神阿庫婭大人,親自幫你凈化。”
  顧悠點點頭。
  對于阿庫婭能凈化掉自己身上的邪惡東西,顧悠十分的確信。
  畢竟阿庫婭的物理攻擊雖然是0,但對亡靈系的特攻可以說是核爆級。
  沾上了不說即死,重創了也是肯定的。
  隨后阿庫婭大手一揮……
  然而卻揮了個寂寞。
  ——因為啥都沒有發生。
  沒有神圣光輝的特效,沒有凈化過后的神圣氣息。
  三個人呆呆的站在雨中拉肖邦。
  畢竟這是游戲世界呢(笑)。
  ……
  “啊嘞?”
  阿庫婭瞪大著眼睛,吧唧吧唧地眨著,全然一副懵逼的樣子。
  “凈化術!”
  阿庫婭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速再次揮手。
  于是又揮了個寂寞。
  “啊嘞嘞?”
  “凈化術!”“神圣凈化術!”“驅魔術!”“神圣驅魔術!”“解咒術!”“神圣解咒術!”“祝福術!”“召水!”“神圣召水!”“…………”
  于是就這樣,干喊了十來分鐘,就算怎么勸阻都無法阻止阿庫婭。
  全然像一個發病了的中二患者。
  發現自己的魔法都無效了的阿庫婭抱頭蹲在地上。
  圈地自閉.jpg
  抽了抽嘴角,看著蹲在地上用袖子抹著眼淚的阿庫婭,顧悠有些無語。
  阿庫婭開始自言自語。
  “難道我剛剛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情嗎,在凈化亡靈的時候?”阿庫婭胡亂的搓了搓那頭水藍色的頭發,“不,不可能。”
  “就算是在想著下流的事情,我的魔法也不該完全沒有效果啊。”
  “阿、阿庫婭,算了吧。”
  佐藤和真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好聲勸解。
  于是和真倒霉了。
  “等、等等,你這家伙,要干什么?!”
  阿庫婭一把抓起和真的衣領,因為是運動服,所以和真的衣領很好抓。
  而且由于是女神的緣故,其肉體的力量完全不是和真這種天天呆在家里的肥廢宅可以抵擋的。和真驚恐的后退了幾步,卻依舊逃不開阿庫婭的手掌。
  猶豫,就會敗北。
  和真果斷的開始反抗。
  但他白給了!
  隨后有些崩潰的阿庫婭開始瘋狂的搖晃,問他,問他為什么。
  “為什么!為什么!究竟是為什么!我的魔法為什么會不生效了啊!”
  顧悠表示受到了驚嚇,戰略性后撤了幾步準備吃瓜看戲。
  此刻和真內心的想法
  ——你M的,為什么。
  和真有些不堪,并且開始翻起白眼:“要、要死了。”
  有些暈頭轉向的和真此刻也顧不得對方是什么勞子女神,他立刻打出了一張綠卡,對著阿庫婭的頭部一頓輸出。
  “給我撒手啊!你這個白癡女神!游戲世界里你丫能用出來你的魔法就有鬼了啊!”
  頭部受創,阿庫婭終于反應了過來。
  她一拍手,恍然大悟道:“對啊,這里是游戲世界來著。”
  這下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阿庫婭頓時茅塞頓開,身上開始冒出神圣的光輝,猶如進入了賢者模式。
  “啊哈哈,真是抱歉了,和真。”阿庫婭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原諒我吧。”
  “哈——對我做出這種事情居然還要求原諒?”
  和真怒視之。
  “誒嘿嘿o(〃'▽'〃)o。”
  阿庫婭企圖萌混過關。
  可惜失敗了。
  和真再次甩出綠卡。
  迅捷.jpg
  顧悠頓時一口槽卡在喉中,但現在不是該吐槽的時候,所以就忍了下去。
  ……
  此時的聊天群中。
  「10:42。」
  飛鼠:「把你們的位置發我,我去找你們。」
  「10:43。」
  飛鼠:「難道你們還沒上線?」
  「10:44。」
  飛鼠:「你們上線了嗎?」
  「10:45。」
  飛鼠:「……」
  飛鼠:「難道你們還沒上線的嗎?我明天還要上班的說,拖這么久一會就沒有什么時間玩游戲了。」
  「10:46。」
  飛鼠:「已經快要十一點了,還不上線打游戲嗎?快點來啊。」
  「10:47。」
  飛鼠:「@天峰,@青梅竹馬都是騙人的,@水之女神。」
  飛鼠:「你們人了?」
  「10:48。」
  飛鼠:「在?為什么不說話。」
  「10:49。」
  飛鼠:「說好的一起開開心心的打游戲,你們卻鴿了我。」
  「10:50。」
  飛鼠:「2138年6月28號,天氣陰,27~30°,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結識了新的伙伴,而且還有三位小伙伴說要陪我打游戲。」
  飛鼠:「為什么兩件讓人快樂的事情,加起來卻那么悲傷呢。」
  飛鼠:「明明拖著疲勞的身體登錄賬號上線,卻在苦苦的等著群友們進入游戲。」
  飛鼠:「總而言之,這個仇,我飛鼠記下了。」
  「10:51。」
  飛鼠:「咕咕咕。」
  ……
  ps:親身經歷,鴿子可恨。(確信)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