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五十五章 都是你的錯好吧

第五十五章 都是你的錯好吧


  陸乘風的大方簡直讓葉文想都沒有想到,當葉文把自己的那個‘不情之請’說出來后,陸乘風二話不說直接予以了同意。
  甚至陸乘風還表示不需要錢,你直接拿去就是了!
  這種表態讓葉文都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原本是打算買下那個地方的。
  黃藥師對這些東西都沒什么興趣,哪怕陸乘風直接把歸云莊送給葉文他都不會在意,因為在他心里陸乘風要跟著自己會桃花島了。
  甚至他覺得就算歸云莊直接送給葉文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自己女兒看這樣子是不會和自己回去的,既然如此還不如讓自己的女兒在外面住的舒服一些,而且有一個具體位置她也好去找人不是嗎?
  這些念頭只是在他心里一閃而逝,很快他就不在關注這些東西,他把目光看向了跪倒在地的梅超風。
  說實話,上一次放過她黃藥師已經有些后悔了,這一次他見到了陸乘風,他內心的殺意更盛!
  宛若實質的殺意頓時在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了一股涼意,方敏走過來有些擔心的拉了拉葉文。
  說真的,葉文都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只能說是因為自己的出現導致一切的變化大的有些離譜了。
  因為葉文的出現,再加上這家伙本來就討厭那個裘千丈,自然沒有讓他說出什么:黃藥師已經死了!
  雖然就算他說了這句話也會被揭穿,但是梅超風缺少了一句關鍵的話。
  此時此刻的梅超風,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女魔頭,黃藥師上一次就想殺了她但是被勸了下來。這一次,恐怕真沒有那么好勸了啊。
  梅超風也感受到了這宛如實質的殺意,她全身都有些顫抖,她不怕死,尤其死在自己師傅手里她更是愿意。
  只是她的內心還有稍息執念,讓她不愿意就此赴死。
  咬了咬牙,梅超風抬起頭來,聲音有些凄然:“師傅憐我孤苦,教我養我,我卻狼子野心,背叛師門.....師傅,超風不怕死,但愿師傅能給超風一個機會,讓超風晚些再死。”
  “你還有何借口?”看著梅超風這幅模樣,黃藥師哪怕心中再怒也讓她繼續說。
  “師傅,超風只待夫仇一報,我會自尋了斷!”梅超風話語鏗鏘有力,看得出她已經有了死志。
  看到這一幕,黃藥師輕嘆了一聲,而葉文也搖了搖頭,這梅超風還真不知道如何評價了,不過她最后的結局也好不哪里去,為了擋住歐陽鋒用畢身功力襲擊黃藥師的一掌,她直接被當場打死了。
  算了,當回好人吧。葉文搖了搖頭,這梅超風死不死和她真沒什么關系,活著可能會加分,死了葉文也不心疼,因為梅超風確實有取死的理由。
  “反正這里還有那么一個裘千丈,到時候直接弄死他好了!鐵掌幫?哼,正好現在的對手不是太強就是太弱,你這個不上不下的,正好合適。”
  心念于此,葉文干脆走了出來對黃藥師開口說道:“黃島主,我看你還是手下留情吧。”
  “怎么,你小子還想管我桃花島的事情?”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的黃藥師聽到葉文這一說,頓時有些發泄的目標了。
  “當然不,只是我覺得你這些徒弟也挺慘的,遇到你這樣的師傅。當然,他們自己不覺得就無所謂,我只是說說我的看法而已。”
  “哼,你說!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今天我就好好和你比劃比劃!反正你小子武藝非凡,正好是一個讓我好好盡興的人!”
  你是看我耐打才這樣說的吧?
  葉文無奈的搖了搖頭,別說黃藥師講的確實蠻有道理的。自己縮著雖然能保持不敗,但是就是因為防御太強黃藥師就可以無所顧忌的出招。
  天下間能讓他無所顧忌出招的人太少了,很多時候他還沒來得及盡興,別人就死的死傷的傷。
  全天下也就還有三個人能和他過過招了,但是現在卻又多出了個葉文,還是特耐打的那種。
  所以當心情不太好需要發泄的時候,他當然樂意和葉文動手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文開口問道:“黃島主,不知道桃花島的門規是不是不準嫁娶?”
  黃藥師當即就冷哼一聲:“桃花島又不是少林寺,當然沒有這種狗屁門規。”
  葉文當下故作不解,接著說道:“那就奇怪了,我曾聽說梅超風和陳玄風是為了結為夫妻才離開的桃花島,既然桃花島沒有這條門規,那為什么他們要多此一舉呢?”
  “那是因為他們要偷.....”
  說到這里,黃藥師自己都愣住了。他們偷走九陰真經無非是為了以后在外能多一分生存的保障而已!
  回想起當年的事情,要不是自己性子嚴厲,幾個徒弟的心事都不敢對他說。
  有了私情也只會想到逃走,絲毫沒有請師傅做主的意思,所以陳梅二人出逃,歸根結底原因還在他自己的身上。
  黃藥師本來就是聰明人,只是喜歡遷怒于人而已,相通了此節,自然而然就想起當年梅超風桃花島學藝的情景,記憶中那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仿佛還在眼前叫著師傅,想到此處,不禁長嘆一聲。
  “想通了吧?雖然我之前確實不認識你,但是通過一些江湖傳聞已經了解了一番,所以我猜測,可能是你太過于嚴厲了,而且也沒有教導他們什么.....額,算了,感情的事,我覺得你這個老家伙也不是那么懂。”
  “放屁!我不懂?莫非你懂不成?就問你一句,你可娶妻生子了?”黃藥師頓時氣小了,他非常不屑的反問了一句。
  “.....應該快了吧,對吧,方敏?”葉文也是楞了一下,不過他的反應很快,可是他這一句話下來,直接讓方敏變成了鴕鳥。
  “哼,黃口小兒也敢說我?等你自己娶妻之后在說吧!”黃藥師搖了搖頭,然后把目光看向了梅超風。
  “超風,我可以不殺你。這么多年你也吃了不少的苦,玄風也命喪大漠,算是被懲罰過了,但因為你們,曲、陸、武、馮四個師兄弟,都受了連累。如今乘風在此,那三個師兄弟你要都給我找回來。”
  “多謝師傅,多謝師傅!”梅超風立刻喜極而泣,不斷地朝著黃藥師磕頭。
  “辦成這件事,你就回桃花島呆著吧,瞎著眼睛還在外邊亂跑,丟我桃花島的臉。對了,當年你們偷得東西,還給我吧。還有你,葉文小兒,出來,我們切磋切磋!”
  “......”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