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五十四章 你好歹也是高手了,要點臉啊

第五十四章 你好歹也是高手了,要點臉啊


  “師....師傅?還有....不肖弟子?”
  葉文嘴角抽了抽,他做夢都沒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到這一步,就連為什么梅超風會把他當做是黃藥師他都猜到了——無非就是葉文一開始就一句話不說,結果被誤會了唄!
  說真的,葉文之所以保持沉默主要原因還是不想被認出來。
  當初葉文和黃藥師比試的時候,梅超風雖然不起眼,但確確實實就坐在一旁觀....聽戰。
  她自然知道葉文可是和黃藥師打成了平手,誰也奈何不了誰——因為看不見,所以不知道葉文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她卻能聽出黃藥師確實竭盡全力了!
  而且黃藥師還親口說了!
  試想一下,黃藥師這樣的頂尖宗師都能被打成平手,那么對手絕對是一個堪比五絕的頂尖人物!
  梅超風的聽力好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葉文真的很擔心自己一開口就會讓她知道自己是誰,然后這丫的就跑了!
  好吧,說到底葉文還是希望自己能練練手,只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而已。
  無奈的摸了摸鼻子,葉文最后不敢再裝啞巴了,他可不敢確信黃藥師這老貨會不會就在這里聽著呢!
  “我不是你的師傅,別搞錯了,我可沒那么老呢!”
  “你....這聲音....是你!”
  果不其然,葉文一開口就立刻被梅超風給認了出來。
  講真的,葉文挺好奇的,這家伙的聽力到底是怎么鍛煉出來的,居然那么厲害。
  “是我,半月不見,別來無恙。”
  “原來是你!難怪,難怪!師傅當日曾說你武藝不下五絕,而且天資卓越過目不忘,難怪你會師傅的武功,難怪你能施展的和師傅一般無二!”
  聽到這話,葉文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吹得,雖然葉文真心舒服但是自己的武藝如何他可是清楚的很啊,當然啦,葉文也不會去反駁,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
  “梅超風,你見到師傅他老人家了!”一直在一旁目睹這一切的陸乘風自然聽到了梅超風的話,他頓時不能再淡定了。
  “是,我遇到師傅他老人家了。”梅超風一臉得意的說道,那樣子就好像考試獲得了好成績一般。
  “師傅他老人家現在如何?還有,這位葉少俠到底是.....”
  “師傅他老人家很好,當日師傅找到我想要殺我,但是卻遇到了洪七公,之后又遇到了這位葉少俠。這位葉少俠因言辭頂撞了師傅,便和師傅一番交手,結果....”
  說到這里梅超風說不下去,再說下去就有些對不起自己的師傅了啊!
  陸乘風看到梅超風的樣子,在結合她之前所言,頓時明白了!
  原來這位葉少俠是一位絕頂高人啊!
  這一下陸乘風滿心都是羞愧,雖然當時自己確實好好的招待了他們一番,可是當面對強敵他們主動打算幫忙時,自己居然會看不起他?這簡直就是有眼不識泰山吶!
  “哼!”
  陸乘風剛打算朝著葉文道歉一番的時候,一聲冷哼聲如同春雷般直接炸響在所有人的耳邊!
  這時候所有人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個頭戴面具的男子就在站房檐頂端,俯視著一切!
  “結果什么?打成平手?哼!如果不是這小子仗著從王重陽那些不肖弟子手里獲得的全真劍法,如何能與我站成平手?”
  “爹!”黃蓉看到這個男子第一眼,就立刻認出了他是誰,就連郭靖這個傻頭傻腦的家伙,也認了出來。
  “師...師傅!”
  梅超風和陸乘風頓時也認出了此人是誰!
  梅超風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黃藥師跪了下去,陸乘風雖然腿腳不便但也連滾帶爬的離開了輪椅,直接趴在了地上!
  “乘風....”看著眼前這個腳部有殘疾的中年人如此艱難的跪倒在地,黃藥師內心也是無盡的感觸。
  他輕輕的拍了拍黃蓉的頭,然后緩步走到了陸乘風的面前,一把把他給扶了起來,看著那早已不在年輕的臉龐,黃藥師仿佛回到了十年前一般,只是眼前的人已經頭生白發了。
  “師傅....師傅!我以為我今生今世都再也見不到師傅了!”陸乘風此時已經略帶哭腔了。
  “十年了啊,乘風。居然十年了,你為什么還是那么迂腐?你可記得我教過你,見到我何必要行如此大禮?”
  “師傅,這是弟子對師傅的敬意!”
  “你的雙腿也是我打斷的,你為什么還要那么尊敬我?”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今生今世都會永遠的尊重師傅!”
  陸乘風的話說的鏗鏘有力,哪怕是黃藥師內心是也是一片的動容。
  良久,黃藥師嘆了一口氣,其實黃藥師早已自恨當年太過心急躁怒,重罰了四名無辜的弟子,心中早就后悔會比了,今日這一幕更是讓他刻骨銘心。
  搖了搖頭,他內心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他要把這些弟子們全部都找回來!
  他要,讓這些受難在外的弟子們,重新回到桃花島,重新回家!
  想清楚這一切后,他拍了拍陸乘風的肩膀,然后才緩緩轉頭看向了葉文,至于跪在地上的梅超風他真是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葉少俠,真是別來無恙啊。不知葉少俠覺得,我的武功好用否?”
  “額,很好用,就是一不小心被你的弟子當成是你了。”
  “哼!你偷學我的武功,居然還敢拿出來?是不是以后打算蒙個面施展我的武藝,有什么麻煩就全是我的了?”
  “哎?這確實是一個好主意,若黃島主不介意.....”
  “你敢!”
  黃藥師真的有些耐不住內心的殺意了,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真沒辦法弄死這家伙,他一定會出手狠狠教這小子死字怎么寫!
  奈何啊,王重陽的劍法當真讓黃藥師無比的憋屈。
  良久,黃藥師緩緩嘆了口氣:“葉文,你小子好歹也是這天底下數一數二的高手,有時候你要自重一些。”
  葉文摸了摸鼻子,臉色有些尷尬:“那個,我到也希望我是這數一數二的高手,這樣我也方便給我的門派收人不是?可是天底下有幾個人知道呢?”
  “算了,懶得和你說這些。你來歸云莊干什么?莫非就是為了用我的武藝在我的弟子面前好好賣弄一番?”
  “當然不是,你女兒黃蓉幫我看中了一塊地,我決定把那兒當做我門派的新駐地,只是那地方已是有主之地,而那里的主人正好就是歸云莊,不然你也為我為什么要跑過來?”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