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四十一章 比試 上

第四十一章 比試 上


  “開....開什么玩笑!這個臭要飯的糟老頭,是....是洪七公?”
  黃蓉聽完葉文和洪七公的對話,當即就愣住了,說實話這個消息真的給了她很大的沖擊導致她自己說話的時候都現得有些結巴。
  洪七公是誰?那可是丐幫的幫主!
  號稱中原五絕的北丐啊,和她的老爹可以說是站在同一層次的人物!
  她做夢都沒想到,這樣的存在居然是這個樣子的,看起來就像葉問所說的那樣,存粹就是一個老不休還混吃等死的樣子,這完全顛覆她內心超級高手的形象啊!
  “喂,臭丫頭,你們意思?難道洪七公就不能是一個臭要飯的糟老頭?別忘了,我洪七公也是一個乞丐呢!”
  洪七公明顯對黃蓉的話有些不滿,你這是什么意思?
  洪七公之所以是丐幫幫主,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乞丐好吧!
  懶得再去看黃蓉,洪七公回過頭來看向葉文,沉思了片刻后他開口說道:“既然你已經認出我了,那么為什么你不直接指出我的身份呢?反而等到現在才說呢?”
  “因為我想試試我的極限在哪里,結果我發現歐陽克那些人不行。而且我也想看看一個頂尖高手裝瘋賣傻的樣子,不過現在嗎我倒覺得不用再等了。”
  “為什么?我承認你的武功在當今也是少見的,但是想和我較量似乎還缺了點。”
  “不為什么,你這老頭子跟著我們主要是把歐陽鋒跑來吧。謝謝你,不過我現在是在有些受不了你身上的那一股子餿味了,所以我才揭穿你的!”
  葉文這一句話直接讓洪七公啞口無言,感情你是受不了我身上的味道才這樣的嗎?
  這個說法真讓洪七公哭笑不得,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自己身上這個味道,似乎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好吧臭小子,不好意思讓你們難受了那么久。不知道你現在打算干什么,和我比劃比劃?找找你那所謂的極限?”
  “放你這樣一個高手在這里不用來試試手,順便探索一下自己的極限在哪里,我覺得那才是嘴蠢的吧?”
  葉文攤了攤手很認真的說道,其實他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
  在中原五絕中,要說誰可能會樂意與葉文切磋喂招,并且還能指導一下葉文不足的,恐怕也只有洪七公了。
  雖然洪七公練得是外家拳,最適合葉文的應該是黃藥師。
  但是黃藥師和葉文非親非故,他怎么可能來幫葉問這個忙呢?
  周伯通也是一個很好地選擇,可人家現在正被扣押在桃花島呢!
  所以思來想去,既不又有危險,又可以領教一下這個世界最頂尖的戰斗力,那么只有洪七公是最好的選擇了。
  而且,葉文還抱著偷學一下洪七公武學的想法。
  洪七公的武學雖然不見得適合葉文,但是技多不壓身這個道理葉文還是很清楚的。
  何況洪七公還曾經教導過穆念慈“逍遙游”這樣的功夫,雖然不清楚具體,但是聽名字應該試一次不錯的身法招式。
  假如葉文一直對敵使用的那種很飄逸很靈動的劍法,但是轉眼間給你來了一手降龍十八掌,恐怕別人也會防不勝防吧。
  看著葉文那一臉堅定的模樣,洪七公苦笑的點了點頭,說實話指定一下葉文這小子他早就有了想法,當然他主要的目的是想教訓一下這個小子,讓他知道江湖險惡和尊老愛幼。
  等他出手之后好好驚訝一下這個小子,然后在亮明身份,絕對能讓這個小子知道謙虛二字,雖然他天賦實力都很好,但是做人嘛還是低調點好。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沒來得及做這些事,他的身份就已經被這小子知道了,這讓他無可奈何的同時也不禁感慨,葉文這小子真是聰慧過人啊,天下真是少有能與之相比的!
  “行吧,我們去外面好好練練,正好我也想瞧瞧你小子的功夫。”
  “好!”
  兩人的約斗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方敏和黃蓉同時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跟著走了出去,而郭靖也是如此。
  一邊走黃蓉還一邊給方敏和郭靖解釋洪七公這個名字到底意味著什么。
  經過黃蓉的解釋后,方敏看起來有些焦慮,她可沒想到葉文要面對的居然是這樣的對手,哪怕她知道這兩人只是點到為止的切磋。
  而郭靖雖然有些擔心葉文,畢竟五絕的名聲還是很響亮的。
  但是他也比較相信葉文,因為在他看來葉文那么年輕而洪七公那么老了,怎么看都是葉文有優勢啊。
  默默來到了他們所暫住小屋外的森林,葉文持劍凝視著洪七公,這老家伙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看起挺氣人的。
  但是葉文知道這家伙就是這德行,而且也有資格保證這幅德行。
  一旦這家伙認真起來,那絕對是恐怖的要命,要知道能被稱為五絕的人,哪一個不是恐怕到極致的家伙啊?
  “小子,據我所見你使用的是全真劍法對不對?”這時候,洪七公忽然開口問道。
  “是的,確實是全真劍法。”葉文也沒有隱瞞,很直接的承認了。
  “全真劍法確實是一高明的劍法,只可惜王重陽的徒子徒孫根本沒有把這劍法發揮到它該有的水平。不過非全真弟子也不是能隨便學到這劍法的,你是如何.....”
  “王處一的弟子找我麻煩,在我面前武了兩遍我就學會了,就那么簡單。”
  “什么?他們沒找你麻煩?”
  “找了,可惜打不過我,而且還從我這里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所以就干脆默許我擁有全真劍法了。”
  這個答案,可真讓洪七公哭笑不得。不過他倒是記住了一句話,那就是葉文說的看了兩遍就學會了,這樣的武學智商屬實可怕。
  不過他也不擔心,他猜測葉文能從王處一弟子學來這劍法,八層是王處一那弟子學藝不精,劍法施展的極慢才讓葉文學去了。
  至于什么全真七子在葉文這里學到些東西,洪七公覺得那只不過是托詞,真正情況是打不過所以才不愿意丟臉,干脆就說學了些好處讓葉文使用這套劍法算了。
  畢竟葉文的內力放在那里,那么強大的內功修為還真不是全真七子能對付的,而且洪七公還猜測八層全真七子是一個個上的,不然也不會輸得那么慘!
  想到這里洪七公也不愿意在想,直接沉聲道:“小子,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
  “那么,開始吧!”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