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三十章 關你鳥事

第三十章 關你鳥事


  跑路這種事情,葉文還真是第一次體會。
  不過總的來說這一次跑路并沒有葉文想象中的那么困難,或者說幸好他們動作夠快,而且葉文留給他們的陰影也比較大,在沒有發現包惜弱失蹤的情況下,葉文他們非常順利的跑了出去。
  不過他們也不敢停歇,天知道當楊康發現包惜弱失蹤后會發生什么事呢。
  所以他們絲毫也不敢停留,他們的目的地可是要進入到宋朝境內,才能算得上安全。
  這一下倒是把王處一給苦到了,原本身受劇毒的他就已經夠倒霉了,要不是他懂得藥理自己先解了一些毒,然后靠著內力撐著,不過現在已經死了。
  可是現在他們根本就不敢停留,王處一也沒辦法弄到解藥,可想而知他現在到底有多么的凄慘。
  不過萬幸的是,他們居然在出城不久后,就遇到了趕過來的丘處機,更巧合的是這家伙居然還好巧不巧的遇到了段天德!
  這個變化真是讓葉文都有些難以置信,因為葉文可是很清楚的記得,這家伙不是在上京輸了錢被暴揍,然后才被丘處機給逮到的嗎?
  看起來,有事情是注定了的啊,段天德這貨真是倒霉到了一種境界。
  幫助完顏洪烈搞死了楊、郭兩家,還幫他搞到了喜歡的女人,可是現在卻落得這幅德行。
  這還不算,這家伙居然在上京城外游蕩,然后被趕路過來的丘處機給遇到了。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說的大概就是這個吧。
  楊鐵心換個包惜弱‘滿懷期待’的開始審訊起段天德,而段天德為了活命毫不猶豫的把當年的事情全部給說了出來!
  這一下完全證實了葉文說的到底有多么的正確,也證實了葉文的判斷是多么的準確!
  在聯想到葉文之前說什么‘曾著身體還行再生一個’這樣的話,頓時他們兩人都覺得天旋地轉的。
  丘處機可不知道楊鐵心夫婦在想什么,他把自己的目光全部放在了葉文以及王處一的身上。
  尤其是王處一,他現在的狀態真的太差了。
  “葉文,我師兄這是怎么了?”丘處機皺著眉頭問道。
  “中毒了,不過我們需要跑路隨意沒辦法給他解毒。”葉文瞄了一眼臉色慘白的王處一,搖了搖頭。
  “那現在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只能找一個地方幫他買一些藥材來解毒,或者先跑路進入到宋朝境內在說吧。”
  “這樣吧,你在這里照顧我師兄,我去附近的城里,幫我師兄買藥材吧。還有,謝謝你照顧楊氏夫婦,真沒想到他們的真正的仇人居然是完顏洪烈。”
  “這事誰能想到呢?你快去吧,對了就算要報仇也別一個人去,他身邊好手無數,你一個人去只會送命。”
  隨意交代了一句后,葉文就不再多言了。
  丘處機雖然性情火爆但是他腦子沒問題,有了葉文的提醒他自然也不會去做那些傻事,尤其自己的師兄還奄奄一息呢。
  丘處機來得快去的也快,不過他卻留下了一個段天德。
  段天德這樣的家伙確實也不值得同情,所以他慘死在郭靖的匕首之下葉文連看都懶得看一下。
  隨意找了個村落,葉文一行人打算在這里好好休息一下,順便等待丘處機的信息。
  他們已經跑了一上午了,休息一下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而且通往宋朝的路有很多,他們也不覺得自己會那么倒霉就這樣也會被大部隊給追上,除非自己的這個隊伍里面有一個類似楊康的二五仔還差不多。
  回頭看了一眼郁郁寡歡的包惜弱,葉文無奈的搖了搖頭。
  說來說去一切的起因只是因為她太善良,結果她也因為自己的善良付出沉重的代價。
  葉文內心告訴自己,善良是可以有的,但是絕對要分清楚場合,他絕對不想以后自己會有包惜弱這樣痛苦的后果!
  就在他們坐在樹蔭下休息的時候,忽然不遠處走來了六個人影。
  葉文皺了皺眉頭,這六個家伙無論是穿著還是相貌都給葉文一種這些家伙是丐幫弟子的感覺。
  只不過當郭靖看到這六個人的時候,立刻激動的和什么似的,立馬站起來朝著他們跑了過去,那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是久別重逢的兒子見到家長一樣。
  “原來是他們六個啊。”葉文頓時知道了這些家伙是什么人,不過也就知道他們是誰后,葉文才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這六個家伙說好點叫行俠仗義,像極了每個人操勞一生的父母,一生都是為別人而活,都在為別人忙碌奔波,到頭來也沒過一天的安生日子。
  嗯,說難聽點就是這六個家伙特別好多管閑事,不管別人愿不愿意他們覺得這件事該管他們就上了,最后的結果自然就是難以善終。
  說實話,葉文并不喜歡這六個家伙,哪怕他們的精神確實可嘉,而且他們也給郭靖樹立了正確的價值觀,但葉文就是對他們不感冒。
  武藝不行還特愛多管閑事,打不過就來一擺出一副‘要殺就殺,勞資就是正義的一方’。
  看的葉文那個惡心,所以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和他們接觸。
  “師傅!”郭靖非常的開心,但是甚至連黃蓉都沒有去管,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帶頭的那個瞎子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的好臉色看。
  “我聽說,你和一個姑娘走得很近,而那個姑娘則是黃藥師的女兒,是不是?”柯鎮惡一臉的煞氣,其他五人臉色也不太好。
  “大師傅,我.....”郭靖剛想說些什么,他就被打斷了。
  “畜生!我們白教你了十幾年,你竟然正邪不分,和黃老邪的女兒來往?”
  “我....”
  “黃老邪窮兇極惡,行事乖張,你知也不知?”
  看到這一幕,葉文覺得十分的好笑。
  黃藥師是什么人?
  那可是當今武林最頂尖的存在,而他現在卻別幾個臭魚爛蝦肆無忌憚的評價,這種事情真的好笑。
  說實話,葉文之前還奇怪為什么丘處機會和他們打得兩敗俱傷,現在他算是猜到了。
  八層是丘處機覺得這幾個貨品質還可以,就不打算傷他們的性命。
  嗯,說不定也有不想臭了他們全真教名聲這樣的條件在內,所以才沒有下狠手,而這幾個家伙不知趣才打得兩敗俱傷的吧?
  還真是憋屈啊!
  “噗嗤。”想到這里,葉文不自覺的笑了出來,而他的笑聲也引起了那六個家伙的注意?
  “你是什么人?為何發笑?”
  “我笑什么,管你鳥事?”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