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十二章 玉虛派?

第十二章 玉虛派?


  葉文這一巴掌力道并不重,最關鍵的是葉文根本沒有使用內力。
  所以丘處機最后的待遇和趙志敬完全不一樣,當然也有葉文不喜歡趙志敬這個家伙的原因在里面吧,反正就是丘處機屁事沒有,但是趙志敬現在還在昏迷當中呢。
  丘處機捂著胸口退了好幾步,然后他發現自己并沒有受到什么內傷,這立刻讓他意識到這個帶著斗笠的神秘人并沒有下狠手的意思,這讓他稍微臉色好看了不少。
  他現在算是知道了,這個斗笠神秘人武功非常的了得,幸好這個人并沒有什么態度的惡意,不然自己今天八層是要折在這里了。
  雖然說有時候,他倒是更愿意自己死在這里算了,給門派丟人啊!
  還有他非常的奇怪,眼前這個神秘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為何那么高深的武功卻從來沒有在江湖上聽說過?
  深深吸了口氣,丘處機揮手阻止了那些上來想攙扶他的三代弟子,凝視葉文作揖剛想說些什么。
  誰知道葉文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抽了還是怎么的,忽然他也朝著丘處機作揖喊道:“三十年來尋刀劍,幾回落葉又抽枝。今日可算是遇上了對手,閣下好武功!”
  “.......”
  丘處機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個神秘人,你特么說話的聲音聽起來都沒有三十歲吧,還三十年來尋刀劍?
  丘處機知道葉文的意思大概是不想他太丟人什么的,但是你這樣說真的經過大腦嗎?
  其實葉文自己說完也傻了,他只不過是想學著自己以前玩過的某些游戲在切磋結束后常說的某些話,但是這話一說出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更不用說站在對面有些傻眼的丘處機了。
  好半天丘處機才咬著牙緩緩說道:“閣下好武功,在下佩服。”
  深深吸了口氣,注視著葉文把那把如同破爛一般的長劍收了起來丘處機才繼續問道:“吾觀閣下劍法乃是吾全真一脈,不知閣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額,我真的只是一個路人。”葉文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只是我聽師尊說過關于尊師的一些事情,所以發出了一些感慨,哪知.....”
  除了師尊什么是假的以外,葉文說的到全是真的,這一次和趙志敬乃至丘處機打起來真的算是天降橫禍啊。
  雖然說是完成了葉文的目的,但是這樣的突然襲擊模式,換誰頂得住啊?
  而丘處機本來就一直躲在一旁,他當然知道葉文說的確實沒什么問題,可越是這樣他越是覺得丟人吶!
  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全被別人一個人給挑了,換誰受得了啊?
  “至于你說的全真劍法,那是因為那位仁兄在我面前使用了至少三遍了,我看一遍就已經學會了,再看了幾遍基本已經融會貫通了,所以我就干脆拿來用了,這樣你們就算輸也是輸在自己的劍法上,不算丟人吧?”
  不算丟人?丘處機差點一口老血噴涌而出!這還不算丟人?
  雖然從某種角度來說,敗在自己家的劍法上是不丟人,但是被一個只看了兩三遍的家伙給擊敗了浸淫了數十年的人,這尼瑪還不丟人?
  這話丘處機實在有些說不出口,他只能捏著鼻子點了點頭,強迫自己認可了葉文的屁話,不過扯了半天他還是不知道葉文到底是什么人,這也讓他根本無法接受。
  “所以閣下到底是何人?”
  “額,我....在下葉文,師承....”
  葉文有些含糊的說道,不過一說到師門什么的他立刻有些發懵。
  他還真的沒想好自己要搞個門派應該叫什么,本來就是取名癌的他這一下也有些頭暈眼花了。
  說起來他要當掌門是系統要求的,好像還要把這個門派給發揚光大什么的,但是這個破系統居然連個名字都沒有給他,這讓葉文十分的無語。
  至于他的內力倒是師出有名,小無相神功這玩意不就是來自逍遙派的嗎,難道自己要搞的門派也叫逍遙派?
  嗯....名字是不錯,但是葉文總覺得太俗套了。
  天知道多少個穿越者前輩們整天逍遙逍遙的掛在嘴邊呢,但是人家沒有什么的破事,而自己可真的要擔負起一個門派的重任啊,這樣的情況自己就算想逍遙也逍遙不起來啊!
  “難不成叫青云門?算了吧,萬一以后真跑去了那個世界,那不是撞車了嗎?”
  思來想去,看著丘處機那愈發不滿的臉色,葉文也真的頭疼。雖然葉文完全可以說一句:家師有令不許說出自己的門派。但是葉文知道,這一次不說但是下一次呢?
  總不可能收了弟子之后還要來一句:我們的門派不方便透露之類的吧?那也太尼瑪扯淡了,思來想去葉文最后決定問問自己的系統。
  “系統爸爸,我們的門派叫什么?”有用就是爸爸,沒用就是破系統,葉文的嘴臉這一刻表現無遺。
  “想叫什么隨你,反正你的任務就是把它發揚光大,在你去到的每一個世界。”系統這一次回復的很快,不過這個答案讓葉文更是苦惱。
  你丫的好歹霸氣一點然后表示你這個門派的就要叫‘XX派’不就完事了嗎,非要我這個取名癌取名字?
  叫什么?純陽宮?藏劍山莊?或者蜀山派?天山派?還是別的什么啊?
  “怎么了?難道報出師門對于葉大俠來說很為難嗎?”丘處機實在有些不耐煩了,他針灸搞不懂了說出自己的門派那么難嗎?莫非還是什么江湖難容的大魔教之類的?
  “倒也不是,只是我們師門隱居得比較久,所以....”葉文打了個哈哈,然后總算從自己的大腦里面擠出了一些東西:“在下玉虛派,劍宗弟子葉文。”
  玉虛派其實葉文自己都不知道是個什么門派,反正他好像在網頁游戲還是什么游戲見過的,所以實在想不出用什么名字的他干脆就用和這個含糊一下算了。
  反正這個時代也沒有人會找他麻煩,而且葉文的記憶里面好像射雕這個世界也沒有這個門派。
  就算是之后某個武當掌門有著玉虛道人的稱呼,但是葉文覺得八層也不是這個時間線,所以干脆了用了算了!
  至于劍宗?
  嗯,謝謝劍純備胎體質,讓葉文拿起來用一下就完事,反正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全真劍法,說是劍宗弟子更符合實際一些。
  只是葉文報出名字后,丘處機就顯得更叫的迷茫了,玉虛派?
  這是什么門派啊?還有劍宗弟子?
  莫非你們還有氣宗弟子不成?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