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六章 出發

第六章 出發


  事實證明,有時候真的不能亂說話。
  其實葉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么,結果搞得方敏那么的害羞,這倒是讓葉文有些莫名其妙的。
  不過這樣的日子葉文倒也覺得還行,至少沒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麻煩事,而且他也有時間好好的繼續修行一下自己的內力,隨便全方位的教導一下方敏。
  葉文雖然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屬于食物鏈的哪一個階段,但是葉文至少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負的,而且他也不覺得自己連什么野豬啊這樣的玩意都干不過。
  于是這家伙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并沒有去終南山中那些小道士的麻煩,反而一直在老林間捕獵覓食。
  對于葉文來說,這樣新鮮的體驗確實非常不錯。
  要知道以前的他可真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有他也不敢啊——野豬雖然破壞莊稼,但是這貨卻是實打實的保護動物,有些地方你要是弄死了一只拿來吃你不見得有事,但是有些地方卻非常的麻煩。
  假如你弄死了一只,恐怕你面臨的就不只是罰款那么簡單了,丟你進去蹲個十五天都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很不巧,葉文以前所在的地方就不讓弄這些玩意,所以葉文真沒機會吃過幾次。
  至于現在嗎,野豬這玩意就是一個禍害,葉文弄死野豬不僅沒有麻煩而且還會受到獎勵呢!
  只可惜葉文所在的地方實在有些偏僻,而且葉文也不屑于去領那些所謂的獎勵,要知道終南山這一片的地界可都是金國統治的,葉文對金國可真沒什么好感呢。
  至于這樣一頭完整的野豬,葉文也很大方的拿出來給這個村子里面其他的人一起分享。
  反正他和方敏兩個人是吃不完的,還不如分給周圍的村民呢,這樣也能讓他們兩人的小日子舒服不少。
  事實證明這個決策無比的正確,雖然不至于讓整個村子的所有人都接納葉文和方敏,但是至少不會給他們兩人惹什么麻煩。
  尤其葉文打獵回來總是和去的時候沒什么兩樣,衣服都沒亂怎么可能受傷?
  無形中葉文也算是小小的告訴了這個村子的所有人,自己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呢。
  當然,這些葉文可不知道這些東西。
  如果知道了說不定葉文還會做的更加深入人心一些呢。
  這可不是什么裝比,而是存粹的為了震懾這些村民。
  要知道葉文以前可是看過什么‘狗鎮’啊,還有什么‘盲山’之類的電影,雖然不見得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是還是防著點比較好,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嘛。
  就這樣磨磨蹭蹭搞了一個多月,葉文終于打算去找那些小道士的麻煩了。
  主要原因是那些野獸根本沒辦法給葉文任何的挑戰,而且最關鍵的方敏也總算修煉出一些內力了。
  方敏的天賦還是可以的,在那么短的時間里面能修煉出內力真的很不錯了。
  雖然說她現在的變化還是比較少的,但是葉文卻發現她的思維、和身體的敏捷度以及力量都有所增強,這倒是讓葉文感覺到有些意思。
  簡單的和方敏試了試手,葉文發現現階段的方敏雖然還是非常弱的,但是如果不考慮偷襲的話方敏完全可以對付兩個成年男子!
  這是葉文從上一次和那幾個強盜交手后得到的結論,其實葉文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會有這樣清晰而敏感的答案,但是葉文也懶得去想,反正有這樣的分析能力絕對是件好事嗎。
  “你要小心點啊,知道了嗎?”方敏拉了拉葉文的衣服,把那些皺褶的地方全部弄平了。
  “放心吧,我可不是什么好欺負的角色呢。倒是你,你要小心一些啊。”葉文笑著揉了揉方敏的腦地,雖然他很想來一發怒搓狗頭的,不過想想他還是不作死了。
  “我需要注意什么啊?哦,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這里的人都挺好的,而且我不是也學會了內力了嗎?”方敏非常的聰明,稍微想了想就知道葉文的意思了。
  “防人之心不可無,好了我不多說了。我很快就會回到的,而你也要好好修行,等以后我們一起去江湖上逛逛。”
  “好啦,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也很期待呢。”
  江湖這玩意其實不只是男人期待,有時候女人也挺期待的。
  方敏所處的時代,可是還流傳著什么黃飛鴻、霍元甲這樣大俠的時代呢,所以她有一些女俠夢倒也不稀奇。
  和方敏辭別后葉文就一個人背著一些熏干的豬肉,背著從強盜那里搶來的劍葉文就朝著終南山的方向走了過去。
  雖然葉文出來捕獵的次數非常的多,但是至始至終葉文也都沒有上過一次終南山,主要原因還是葉文覺得打不過那些道士省的丟人。
  至于這一次,其實葉文也沒有多大的信心,但逃避總不是個辦法不是嗎?
  而且這一個多月的潛修(算是吧)葉文也不是沒有收獲,他感覺他的內力更加的充盈了,所以葉文這才選擇去找那些道士的‘麻煩’。
  說起來終南山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特性,那就是歷朝歷代都有一些所謂的文人雅士(其實就是一群政治失敗或者其他方面失意的家伙)跑到終南山隱居,當然也不是全部,只能說是大部分人。
  王重陽其實在葉文眼里也算是一個失意的人吧,而且王重陽這個人也蠻倒霉的。
  滿腦子的抗金攻略,可惜他這方面還真沒有什么天賦,至少比不上他在武學上的天賦。
  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喜歡喜愛的人,但偏偏因為自己的臭脾氣(不愿意認輸),最終搞的雙方老死不相往來,甚至更加的慘烈呢。
  在葉文眼里女人不管是哪個時代最好的對付辦法就是去哄,哄一哄你又不掉一塊肉而且以后的日子過得更舒服不是嗎?
  當然,大男子主義就算了吧,至于鋼鐵直男?
  人家雖然是鋼鐵,但是也把怕火燒的啊,畢竟不是金屬大師無懼復仇烈焰呢。
  “哎,王重陽還真是個倒霉蛋和可憐蛋呢!”
  “是誰在辱罵祖師?背后說人壞話,狼心狗肺!”
  “.....”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