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八章 演技真的很重要

第八章 演技真的很重要


  天知道方漢洲現在有多么的防備著葉文這小子。
  自從那一次見面后,方漢洲倒是信任了葉文不少,但是對葉文的防備可以點都沒有少!
  俗話說防火防盜防學長,現在嗎,這句話到了方漢洲手里直接變成防葉文防葉文,還是防葉文。
  方漢洲雖然沒有去過西方,但是他也知道西方人到底有多么的開放。
  在他眼里,他雖然并不反對什么自由戀愛,但是葉文這個小子從小生活的環境再加上他現在的表現,都給了他一種‘這貨絕對不是什么安分的主’的感覺。
  自己的女兒雖然單戀著肖途,但是天知道這個小子會不會把自己的女兒給搞的變了心?
  最關鍵的是這個小子會不會對自己的女兒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思考了半天,他得到的答案是一定會!
  所以他盡快能的去避免這兩人見面,不過事實上他發現好像這并沒有什么鳥用,因為葉文根本就好像開玩笑一樣,說過了就說過了,根本沒有去找過自己的女兒。
  倒是自己的女兒經常跑去找葉文,這樣的情況讓方漢洲內心暗暗著急,但是卻又沒有什么辦法。
  總不可能把自己女兒鎖在家里吧?那樣豈不是更加方便和便宜了葉文這小子?
  葉文可不知道方漢洲內心的矛盾與煎熬,他在和方漢洲商量完事情后就好像忘記了這些破事了一樣,還是和往常一樣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每天有活就去做,做完就去擺弄那一套看起來和神經病一樣的太極拳,沒事的時候干脆弄完那套太極就躲在屋里休息。這樣的作息風格,簡直就和一個深度宅男沒什么區別。
  方漢洲可不知道,現在的上海對葉文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民國時期的歷史葉文學的不錯,他是在沒辦法忍受外面的那一切,而且這個家伙以前也不是上海人,他也不認識路啊!
  當然,就算是上海人這家伙可能也不會認識路,這無關路癡不路癡,純粹是因為未來經濟高速發展導致變化是在太大,完全沒有什么參考價值了。
  基于這些原因葉文很干脆的老老實實在方漢洲的家里躲著,沒事和自己腦子里面個系統爸爸嘮嘮嗑也是不錯的選擇嗎。
  不過這樣悠閑的日子持續了大概半個月后,方敏找上了門來。
  她今天是打算帶葉文去見見肖途的,這事情原本就商量好了的,所以葉文根本沒有拒絕的意思,反而還有點期待呢。
  不過讓葉文覺得有些奇怪的是,今天的方敏好像表情有些莫名,說不出到底是期待還是激動,葉文感覺這丫頭看自己的眼神非常古怪。
  “我,難道穿錯衣服了?”低頭看了自己的衣著,白襯衫加西褲,還穿著一雙皮鞋,沒什么問題吧?
  “沒....沒有。”方敏立刻收回了目光,低著頭沉默了好半天才緩緩開口說道:“葉文...你說,肖途他....”
  “拜托,我說方大小姐。沒見到面之前,一切都是猜測,而且有些事情你最好還是不要在這里瞎猜測好吧!”
  “可是....”
  “還可是什么?見了面再說吧!”
  葉文搖了搖頭,直接裝作對什么都很感興趣的樣子到處張望,這讓方敏非常的無奈。
  她只能默默的嘆了口氣,然后繼續帶著葉文朝著亞輝通訊社走去,很快他們就來到了目的地,肖途今天也正好在這里沒有去領事館。
  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情況后,肖途就和他的老板匯報了一聲,結果他很痛快的就拿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看得出來這家伙在亞輝通訊社的地位還是蠻高的。
  坐在這個房間里面,肖途拿出了一支煙然后遞給了葉文,葉文毫不客氣的結果香煙然后點燃。
  葉文本來就是一個小煙槍,以前讀大學的時候一個宿舍四個人三個吸煙,這家伙自然而然也被帶壞了。
  “方敏,還有這位葉先生,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什么是嗎?”吸了一口煙,肖途才緩緩開口問道。
  “其實沒什么,只是方小姐希望我能確認一些東西。”葉文看了肖途一眼,也輕輕的吸了一口,這個時代的煙葉文也拿捏不準到底嗆不嗆。
  “哦?你們想確定什么?”肖途皺了皺眉頭。
  “沒什么,只是方小姐比較感興趣的東西,而我毫無興趣的東西。”葉文沒有說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四周。
  “那么,你確定了嗎?”
  “啊,差不多了。不過有些問題希望你能說一下,就當是給這位方小姐一些該有的準備吧。”
  “比如?”
  “你回國后第一個拜訪的就是方漢洲對吧?”
  葉文輕笑的問了一聲,直接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也讓肖途沉默了一會兒,他凝視著葉文,好一會兒才把煙放在了嘴邊狠狠的吸了一口。
  “是的,方漢洲曾經是我的老師,所以我拜訪他理所當然。”
  “不過,我聽說你們兩人的關系早就破裂了,對吧?”
  肖途眉頭皺的更緊了,這一刻他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叫葉文的家伙會不會是日本人派來的!
  如果是這樣,那么方漢洲一家可就危險了!
  不過他還是很快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是的,當初我執意去日本,他就選擇和我斷絕關系。但是,他對我不仁我不能對他不義,京都的特產我給他帶到了,他吃不吃要不要就不是我的事了。”
  “肖途...你....”方敏剛想開口說什么,結果被葉文攔了下來。給了方敏一個安靜的眼神后,葉文笑道:“仁至義盡,肖途做的不錯嘛。”
  方敏實在受不了曾經的那個如同哥哥一般照顧她的人居然變成了這樣,于是她根本就不想聽接下來的話,直接站起身來滿臉失望的走了出去。
  肖途看到這一幕嘴巴微微掙開,然后當他注意到葉文那帶著笑意的面容時,他立刻冷靜下來什么都不再說了。
  等方敏離開后,葉文笑著站了起來然后順手把門給掩上,在肖途一臉疑惑下他才淡淡的開口:“好了,肖途,你也不用在演戲了。”
  “演戲?演什么戲?”肖途微微一怔,很快他就露出了一絲笑容,只不過這個家伙的手已經悄悄的背了過去。
  “方敏走了,我也可以和你說些話了,把手拿出來吧我不是日本人的狗,你和方漢洲比起來,演技確實強上不少,嗯,至少你是入門級,而他是不入流。”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