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諸天最強掌門 > 第三章 你好,我學過心理學

第三章 你好,我學過心理學


  可不感謝嗎?如果沒有方漢洲把自己就回來,就這個時代的情況來看,葉文恐怕真的是后果難料啊。
  倒不是說這個時代的人不行,而是這個時代是一個非常尷尬而屈辱的時代,而且那位什么話都說過的大作家魯迅先生不是再用各種方式嘲諷這個時代的人情冷漠,葉文還真挺怕自己沒人撈一把就變成林祥嫂的娃一樣悲催了。
  跟著方漢洲走進房間,那幾個學生很識趣的沒有跟著進來,甚至葉文還發現了那個被肖途一刀捅死的所謂的方敏未婚夫的漢奸也沒有來。大概是覺得葉文只是一個小角色吧,所以就連關注的想法都沒有。
  這一點讓葉文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說真的就你這個態度還去當情報人員,真是丟人吶。回過神來,葉文也覺得有些理所當然,這貨八層只是一個心態有著眼中問題的學生,不是什么正兒八經的機構出來的,好像也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小友你好,我是方漢洲,濟仁大學的老師。剛才你說出了我的名字,看來你是認識我的啊?”
  方漢洲給葉文倒了一杯茶,同時也給自己乘上了一杯。清茶的芳香很快就傳遞到了葉文的鼻子里面,這也讓葉文精神一震。
  “額,算是久仰方老師大名吧。”葉文干笑了一聲,他感覺好像自己多了一句嘴啊。
  正常來說葉文應該是不認識方漢洲的,但是剛才葉文毫不猶豫的喊出了這個老家伙的名字。如果是個正常人,大概會覺得這是自己的女兒告訴他的,但問題是這個老家伙不是什么正常人啊!
  “哦?沒想到我還挺有名氣的嗎?”方漢洲笑了笑,拿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但是他的笑容背后是什么葉文顆真不愿意去猜測。
  “嗯....名滿天下,名滿天下。”葉文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來了。
  “是嗎?這還真讓鄙人惶恐吶。對了,小友知道在下,但是在下卻并不了解小友....”
  “額,叫我葉文好了,我才從國外完成學業回來沒想到了就變成這樣了,說來慚愧....”
  確實挺慚愧的,作為一個穿越黨,還特么是一個連新手禮包都沒有穿越黨,葉文真覺得自己前途無亮啊!還有,方漢洲這個家伙說好的對年輕人都不錯的呢?
  怎么放在自己眼前就是一副老狐貍的樣子啊?我特么就隨口說了一句你的名字,你就逮著不放了啊?這一刻葉文還真希望肖途直接把某些事情告訴方敏,然后讓著老東西的想法功虧一簣,大不了邊區警告嗎!
  “國外完成回來?恕我冒昧,能否告知鄙人小友是在哪個大學深造嗎?”方漢洲還是一副慈善的面容,如果不知道這家伙是什么人恐怕只會覺得他是一個和藹的大學老師吧。
  “額...倫....倫敦大學。”好半天,葉文總算憋出了這個學校的名字。
  其實葉文根本沒去過這個大學,作為一個大學全靠混的家伙,他還真沒出過深造過,不過這并不妨礙這家伙知道這所學校啊。
  不說那個整天微博開展的國民老公王校長就是這個學校的,葉文平時也比較喜歡看一些英劇。比如什么唐頓莊園還有什么神探夏洛特,都是葉文特別喜歡的影視劇,最關鍵的是這家伙本來就是外語專業的,所以也不怕露餡。
  嗯...就算要葉文彪兩句英語他也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甚至他還能用最標準的口音呢!那么多年的劇,可真不是白追的。
  “倫敦大學嗎?”范漢周點了點頭,然后沉默了片刻在直視著葉文問道:“不知道小友在這個時候回來,有什么目的嗎?”
  “目的?回家也算目的的話,那么我只能說您把這個世界看得太黑暗了吧。”葉文聽到方漢洲這句話,無奈的聳了聳肩。
  “但是這次此刻就是最黑暗的時刻,小友難道不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啊,但是我相信一切都會過去的。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時刻,但是當曙光照耀大地的時候,一切都會變的光明起來嗎。”
  葉文真的很無奈,這個方漢洲是干什么。好好的聊天,簡單介紹一下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就完了,怎么老揪著自己不放呢?忽然,葉文惡向膽邊生,這個老家伙一直惡心自己,自己要不要惡心一下他呢?
  而且葉文也有一些想法,方漢洲這個家伙不管在怎么惡心自己,但是好歹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如果自己能救他一命的話,雖然對劇情來說不是那么的友好,不過也算是好自己內心好受一些吧。
  說不定還能來一個提前大結局呢!最好還是那種比較玩美的結局!
  想到這里,葉文心理有了思量。輕輕拿起茶杯學著方漢洲抿了一口后,他才淡淡的開口說道:“說起來,方老師似乎有些太過于關系學生了吧。您這樣,可不像是一個大學老師呢。”
  “作為一個長者,一個老師,關心學生關心小友難道不應該嗎?”方漢洲還是一臉和善的樣子。
  “是嗎?剛才那個人,肖途?應該是方老師的學生吧?”
  “是的,他可真不是個東西!他居然....”
  “我都聽見了。”葉文直接打斷了方漢洲的話,不管是在現場還是在屏幕前,他都看過好幾次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方漢洲怎么把肖途趕出去的呢?
  “既然如此,那么小友還有什么問題呢?”
  “沒問題,我其實想說的是,方老師與其在這里和我這個落魄的倒霉蛋虛以為蛇,還不如去‘該去的地方’見一見您那位一臉委屈的學生呢。比如,圖書館之類的地方?”
  “你!!!”
  方漢洲頓時站了起來,他先是朝著門口走去左右看了看,在確定沒有人之后立刻把大門給關了起來,與此同時還跑到窗臺邊仔細看了幾眼后又把窗戶給關了起來,他現在可真是有些慌了。
  “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過很可惜我以前學習過心理學,而且還做過一些社會學的分析,所以我能看出很多普通人看不出的東西。”
  “比如說?”
  “比如說您現在很驚慌,似乎是因為我看出了您的秘密。而您的秘密嗎,大概是你可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一個大學老師呢。”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