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豪婿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誰的錯?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誰的錯?

在用燃燒著怒火的眼神看著韓三千之后,蔣琬又轉頭看向了蘇迎夏,這股仇視就像是要把蘇迎夏抽筋扒皮了一般。
  
  “蘇迎夏,你是故意讓我們丟臉嗎?”蔣琬氣得身體直發抖,在商場丟臉的那股勁,好不容易緩過來,可是現在她更加氣憤。
  
  本以為把她們從家里趕出去之后,已經足夠讓蘇迎夏知道教訓了,沒想到根本就不夠,蘇迎夏還在酒店這件事情上刁難她。
  
  “故意?蔣琬,你把話說清楚,我怎么就故意刁難你了,是你用外公的電話,把我媽的號碼拉黑的吧?”蘇迎夏說道。
  
  “是我又怎么樣,你們有什么資格參加家族聚會。”蔣琬說道。
  
  “我沒有資格,所以我也不是來參加聚會的,只是想包下這個酒店,吃頓家常便飯。”蘇迎夏的性格不是屬于那種張揚跋扈的,但每個人都有底線,蔣琬顯然已經觸犯到了她的底線,所以她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蘇迎夏,你當個破負責人,真以為了不起嗎?你的錢是從哪來的,心里沒逼數?挪用公款是犯法的,信不信我把這件事情捅到蘇家,讓你坐牢。”蔣琬憤恨的說道,之前在商場就花了幾百萬,那時候蔣琬就開始琢磨蘇迎夏的錢是從哪來的,經過柳智杰的提點之后,猜測她肯定是用公款給自己掙面子,所以蔣琬已經在密謀把這件事情告訴蘇家。
  
  哪怕是讓蘇迎夏坐牢,她也不會有半點同情。
  
  她的面子被蘇迎夏掃光,不把蘇迎夏狠狠的踩在腳下,又怎么會善罷甘休呢?
  
  “蔣琬,你理解不了有錢人的世界,我理解你。至于你覺得我挪用公款,可以盡管去告我,不瞞你說,我已經沒在蘇家工作了。”蘇迎夏說道。
  
  沒在蘇家工作?
  
  她如果不是靠著蘇家,怎么會有這么多錢呢?
  
  至始至終,蔣琬都沒有想過這錢跟韓三千有關系,因為這在她看來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別想騙我,等我把這件事情告訴蘇家,你自然會知道有什么下場。”蔣琬冷聲道。
  
  “要是沒別的事情,別打擾我吃飯。”蘇迎夏淡淡道,和蔣琬撕破臉并不是她愿意的,但蔣琬咄咄逼人,她如果還不發脾氣,就真被人當作軟柿子拿捏了。
  
  韓三千其實挺高興蘇迎夏發飆的,在蘇家這么多年,她不論受了任何的委屈都會默不作聲,默默承擔,這種不惹事的性格,從某些方面來說,的確有些好處,可是如果一直任人打壓,這就不太好了,因為有些人會把這一切當作理所當然。
  
  比如說蔣家看不起他,就認為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他也就是不在乎而已,如果較真,蔣家這種普通的家庭,還不夠他一根手指頭玩的。
  
  “蔣嵐,這到低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不回來嗎?”這時候,蔣宏走到了車前,對蔣嵐質問道。
  
  蔣博和蔣風光兩人不約而同的低下頭,因為這件事情是他們兩家人刻意對蔣宏隱瞞,現在蔣宏要追究起來,他們肯定脫不了干系。
  
  “爸,我幾天前就已經來了,是誰告訴你我不來?我還住在哥哥家里,是他把我趕出來的。”蔣嵐冷笑道。
  
  “蔣博,這是怎么回事?”蔣宏問道。
  
  蔣博偷摸的看了一眼徐芳,徐芳便開口說道:“爸,現在她們家有錢了,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還做了很多不近人情,讓我們丟臉的事情,我當然要把她趕走,而且今天的事情你也看見了吧,他們是故意的。”
  
  “蔣嵐,沒想到你現在有錢了,竟然變成這樣,難道你忘了以前我們是怎么對你好的嗎?”說完,徐芳還對蔣嵐指責了起來。
  
  劉花這時候不敢說話,要是換做以前,肯定跳腳罵人,但現在,她終究是借了蔣嵐二十萬,如果這時候還落井下石,蔣嵐提到這件事情,可就紙包不住火了。
  
  “徐芳,你說話可得摸著自己的良心,誰先刁難誰,難道你自己還不清楚嗎?要不要我把整件事情告訴爸?”蔣嵐說道。
  
  “說。”徐芳還沒來得及說話,蔣宏就一錘定音的說道。
  
  蔣嵐把商場發生的事情,給蔣宏敘述了一遍,究竟誰對誰錯,一目了然。
  
  這可是把蔣宏給氣壞了,他之前還誤以為是蔣嵐有錢了,所以連他這個當父親的都不放在眼里,沒想到是蔣嵐一家被蔣琬刁難,而且還被趕出了家門,甚至蔣琬一家三口,還編造理由來騙他。
  
  吹胡子瞪眼的蔣宏對蔣博怒罵道:“我沒在家,你這個當大哥的,連親兄妹的關系都搞得一塌糊涂。”
  
  “爸,我……”
  
  “別說了,你們一家人,趕緊給蔣嵐道歉。”蔣宏說道。
  
  蔣博為難的看了一眼徐芳和蔣琬,他可以道歉沒問題,但是這兩人,怎么可能道歉呢?
  
  特別是蔣琬,她被顏面掃地,已經都丟臉了,再對蔣嵐道歉,今后還有什么顏面見人?
  
  “爺爺,我憑什么要給她道歉,我嫁給柳智杰之后,就是柳家的人。”蔣琬不滿的說道,這番話,無疑是在敲打蔣宏,給柳智杰留面子,不然的話,今后柳智杰不會給蔣家任何好處。
  
  “智杰,你快幫我說句話。”蔣琬對柳智杰提醒道。
  
  柳智杰的眼神一直都放在韓三千的身上,他的存在,很容易讓人忽略,不發一言,不做一事,但柳智杰卻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和韓三千有關系,甚至有可能是他在背后一手導演的。
  
  蔣琬一直把他當成窩囊廢,但實際上的幾次接觸,柳智杰卻覺得韓三千的為人并不簡單,而且現在他還是坐著唐宗的車來的。
  
  僅僅是憑蘇迎夏的能耐,怎么可能坐唐宗的座駕呢?
  
  “你在干什么,我讓你幫我說句話。”見柳智杰沒有動靜,蔣琬著急的說道,她的臉已經丟夠了,絕不愿意在這么多親戚面前丟臉,而且她相信,只要柳智杰幫她說話,蔣宏就不會為難她。
  
  柳智杰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件事情,你的確做得過分了。”
  
  聽到這話,韓三千淡淡一笑,這家伙還是挺聰明的啊,難道看出了什么嗎?
  
  “你……你說什么。”蔣琬不敢置信的看著柳智杰,她不相信柳智杰會說出這種話。
  
  “我說,要你道歉。”柳智杰說道。
  
  蔣琬發瘋一般的走到柳智杰面前,拉扯著柳智杰的衣服,吼道:“你是不是瘋了,讓我給她道歉,你還嫌我不夠丟臉嗎?我可是你的女人,你為什么不幫我。”
  
  柳智杰突然心生厭惡,為蔣琬找回面子?且不說他有沒有這種能耐,如果這一切真的是韓三千在背后搗鬼,就連他都完了,又怎么顧及得上蔣琬呢?
  
  “你別再胡鬧了,不然的話,我們還是分手吧。”柳智杰說道,他不敢賭,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是韓三千搞鬼,他也不能冒險。
  
  蔣琬瞬間愣住了,分手!柳智杰竟然要跟她提分手!
  
  蔣琬知道,在這件事情上撒潑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如果繼續讓柳智杰不滿下去,她想要過有錢人的生活就不可能了。
  
  瞬間冷靜下來的蔣琬咬著牙走到蔣嵐面前,低著頭說道:“嵐姨,對不起,是我的錯。”
  
  在金錢面前放棄尊嚴,這種人韓三千見得多了,不過他知道,蔣琬心里肯定還不服氣。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親戚,事情過去了就算了,快到午飯點了,去吃飯吧。”蔣宏也不愿意事情鬧得太大,干脆出面收場,不過他轉身,似乎是想去宗皇酒店。
  
  “誰說過你們有資格在這里吃飯?”韓三千淡淡的開口說道。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