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亂世危情 > 第二百零六章 舊事重演

第二百零六章 舊事重演


  舊事重演!
  唐逸風看著抱著膝縮在墻角的柳絮菲,心里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柳絮菲到底是個什么命,怎么總是能碰到這種事情?當年克勞爾是死在自己的家里,英國人也沒有借口來找柳絮菲的麻煩,可這次不一樣,山西健次是日本大佐,日本人現在在中國橫行霸道,找不到兇手,他們這次是不會輕易放過柳絮菲的!
  顧夢呆呆的看著柳絮菲,她想上前安慰安慰她,可是剛才顧良平說的那番話又讓她猶豫了,兩年了,她們兩個沒有見過面,她不知道這兩年的時間,在柳絮菲身上又發生了什么,讓她開始做這種事情,而現在兩個人重逢居然是在這樣尷尬的場合,以柳絮菲的驕傲和自尊,是不會希望她現在這個樣子被自己看見的,所以她站在門口,想過去卻又不能,只能看著柳絮菲。
  外面傳來一陣零亂的腳步聲,隨后一個人出現在門口,石原看了眼屋內的情況,眉頭緊皺,揮了揮手:“守好各個出口,今晚凡是在萬花門的人,無論什么身份,一個都不能放出去!”
  門外進來幾個身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人,山本健次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被子下面一絲不掛,幾個人掀開被子,檢查尸體。
  樓下已經是一片嘈雜之聲,很多人都在質問為什么要扣留他們,他們什么都沒有做,憑什么把他們扣在這里?
  樓下鬧哄哄的,樓上房間內卻是一片寂靜,就連受到驚嚇的柳絮菲都是抱著膝坐在角落里,她把臉埋在腿上,讓人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
  石原走進屋子環視一圈,看向唐逸風:“唐三少也在這里!”
  唐逸風點點頭:“石原君!”
  “既然唐三少在這兒,那能不能請唐三少說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山本大佐會死在這里?兇手在哪兒?”石原問道。
  “不知道!”唐逸風回道,他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石原神情凝重,山本大佐的身份很高,他的死上面一定會追責,如果找不到兇手,那他們這些人也要遭殃,所以即使為了自己,這次都一定要抓到兇手!
  “我們真的不知道,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都在樓下,這一點所有人都可以證明,我們是聽到尖叫聲才跑上來的,一進來就看到山本大佐已經死了!”顧良平接口道:“至于兇手是誰,現在在哪兒,我們也不知道!”
  “山本大佐的身份你們也是知道的,他今天死在萬花門,別說你們這些在場的人,即使不在場的人,也要為這件事情負責!”石原道。
  唐逸風皺起眉頭:“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唐三少應該很清楚,萬花門的老板雖然是張運誠,可是他是你的姐夫,是唐大帥的女婿,在他的地盤出了這樣的事情,不僅是張運誠,唐大帥只怕也脫不了干系!”石原看了眼那邊正在驗尸的幾個人,漫不經心的道。
  唐逸風冷笑:“我父親遠在楓城,這里發生的事與他有什么關系?”
  “那誰又能保證不是他在背后指使呢?”石原看向唐逸風:“我大日本帝國現如今在中國遭人嫉恨,之前藤原將軍就曾經遇襲過一次,現在他回國了,但那些人賊心不死,又將目標放到山本大佐身上,你們中國人,良心真是大大的壞了!”
  “你們才良心壞了!”顧夢忍不住道:“跑到我們中國來侵略,殺我們的人,搶我們的地,居然現在倒打一耙,說我沒良心壞了,還有沒有天理了?”
  石原看向顧夢,顧良平一把拉過顧夢,將她護在身后。
  石原道:“顧二小姐,說話可要小心,這些大逆不道的話可是要掉腦袋的。”
  顧夢還想說什么,被顧良平攔住:“別說了!”
  顧夢不甘心的瞪了石原一眼,不再說話了!
  石原環視了一圈眾人:“總之,今天所有在萬花門的人都不允許出去,直到抓到兇手為止!”
  “如果你們永遠抓不到人,難道要關我們一輩子?”顧良平問道。
  石原認真想了想,點頭:“也不是沒有可能!”
  唐逸風沖石原使了個眼色,幾個人站在一邊,也不再說話,石原也只是個小角色,今天發生這樣的事,一個大佐在突然被人殺了,日本人哪里會善罷干休,如果找不到兇手,只怕不只是今天在萬花門的所有人,就是石原自己,恐怕都得跟著遭殃。
  “藤原少佐,您請,您請,我也是被嚇死了,哪里想的到,在我這萬花門居然會發生這么可怕的事情,不過請您相信,我對您,對山本大佐,對大日本帝國是絕對的忠誠,是不可能做出有損大日本帝國的事情的!”張運誠陪著藤原墨一起上樓,一路上喋喋不休,主要意思也就是表達出了這種事他是真的沒想到,完全不知情,也他無關!
  藤原墨神色凝重,一路目不斜視,也對張運誠不理不睬,由著他去說。
  進門的時候,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微愣了一下,在這間房里的幾個人都是他的熟人!
  “藤原君?”唐逸風看到藤原墨,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件事你負責?”
  藤原墨點點頭,看向石原:“有結果了?”
  石原立刻上前:“報告少佐,初步的結果已經出來了,胸口正中一槍,當場斃命,我問過了,樓下沒有人聽到槍聲,要么是用什么東西擋住了槍聲,要么就是用的消音手槍!”
  聽了石原的話,說不上為什么,藤原墨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放槍一些,只是又微微的有些失望。
  看到藤原墨的神情,唐逸風知道他在想什么,今天這樣的情形太像顧影的風格了,她做事向來干凈利落,下手穩、準、狠,且不留一絲痕跡,快速的解決,快速的撤離,只是無論是史密斯,還是克勞爾,又或者是在長亭的時候她殺掉的那個假扮成中國人的日本人,她從來用的都不是槍!
  只是……唐逸風想起剛才在樓下的時候,他有過的那種奇怪的感覺,現在想想,也許顧影當時真的在場,只是……動手的如果不是她,又會是誰呢?她又為什么會在這里?現在人呢?是已經離開了,還是就在樓下的那群人里邊?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