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487章 到底怎么回事

第487章 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上午,李東星就來報社找了周念念,告知了他對阿強三人突擊審訊的情況。
  
  “阿強說商貿區背后是一個叫勝哥的人在主持,我給他看過照片,確實就是白永勝。”
  
  周念念雙眼一亮,“那你們就可以對他實施抓捕啊。”
  
  李東星有些疲憊的搖搖頭,“沒用,阿強說白永勝很狡猾,盡管接手了商貿區一個多月了,但他很少出現在商貿區,所有事情都是云姐代為傳達的。”
  
  “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白永勝住在哪里。”
  
  周念念蹙眉,“也就是說只有云姐知道白永勝在哪里。”
  
  李東星嗯了一聲。
  
  “那暗娼的事情呢?商貿區背地里到底和暗娼有沒有關系?”周念念繼續追問。
  
  李東星搖搖頭,“阿強只是個小嘍啰,原來在廣城就是混歌舞廳的,賺了錢,收了幾個兄弟,他知道的并不多,不然也不會被白永勝和云姐利用來對付你。”
  
  “據阿強自己分析,云姐之前就讓他用酒瓶子砸過你,給很多人在大庭廣眾之下結下梁子的印象,這次你若是出了事,追查到阿強頭上,云姐他們也可以說你們是私人恩怨。”
  
  “哼,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周念念想起昨晚阿強話中的憤恨之意,只怕他已經猜到了白永勝和云姐的用意,所以才會心生不滿。
  
  白永勝確實打的一手好算盤,先將阿強丟出來制造出他們有私人恩怨的假象,然后又讓曉露不停的向她示好,接近她,降低她的警戒心。
  
  昨天晚上要不是小琴的那番話提示,她可能真的就喝了那杯酒。
  
  她真的沒想到云姐和曉露竟然會那么大膽,在烤肉店里就敢對她下藥。
  
  周念念想到這里,心中一動,莫非烤肉店也和白永勝有關系?
  
  “你有沒有問阿強,商貿區的那些店背后有沒有什么關聯?”周念念問李東星。
  
  李東星皺了皺眉頭,“這個我倒是沒問,他們也沒招出什么有價值的信息,你是說那些店有可能互相利益勾連?”
  
  周念念點頭,“表面上看同一條街道,同種生意的店鋪是互相競爭的關系,但我總覺得他們有些古怪,或許有我們想不到的勾連關系呢。”
  
  李東星點點頭,“我回去再問問阿強。”
  
  送走李東星,周念念回到辦公室。
  
  “你昨天發現了什么嗎?怎么調查局的人來找你?”吳萱好奇的問。
  
  周念念沒提昨天晚上的驚險,只說那個阿強被李東星抓住了。
  
  吳萱是知道阿強這個人的,也曾在她駐唱的彩云飄歌舞廳里玩過。
  
  “萱萱,你下午去彩云飄的時候,幫我個忙....“周念念附在吳萱耳邊,低聲叮囑了一番。
  
  吳萱聽了連連點頭,“這個簡單,好歹在那里也駐唱了這么久,這點事情還是可以辦到的。”
  
  “不過,念念啊,你讓我散播這個消息做什么?”
  
  她興匆匆的拉著周念念問:“是不是你已經有什么發現了?快和我講講到底怎么回事?”
  
  周念念拍了拍她的肩膀,“只是一招引蛇出洞的把戲,還不一定和咱們查的暗娼有關系,等有確切消息了我再告訴你。”
  
  吳萱有些頹然的趴在桌子上,“你們都有消息了,怎么就我在的彩云飄一點異像都沒有啊?”
  
  “這么下去我都在考慮是不是要跳槽到小百花了,郁悶。”
  
  周念念好笑的撇了她一眼,隨即意識到了她話里的不對勁,“我們?除了我還有誰?”
  
  吳萱撇撇嘴,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周念念旁邊空著的座位。
  
  “還能有誰,楊嘉銳唄,早上聽主編說他已經查到一些暗娼的眉目了。”
  
  吳萱說著不服氣的坐了起來,“不行,我也得努力去查,我不能讓楊嘉銳在我面前逗威風。”
  
  “哎呀,我不和你說了,念念,我先出去一趟。”
  
  “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我下午去了就幫你辦。”
  
  她說著風風火火的拎起自己的包沖出了辦公室。
  
  周念念望著她疾走的背影,忍不住失笑,看到旁邊空著的座位,想起最近都沒怎么見過楊嘉銳。
  
  也不知道這家伙去哪里臥底了,經常不出現在辦公室。
  
  周念念深吸一口氣,也打起了精神,不管怎么說,至少她現在已經確定了城西的商貿區和白永勝脫不了關系。
  
  下午周念念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現在了小百花歌舞廳。
  
  她特地晚去了一會兒,挑在顧客進場的時候出現在了門口。
  
  正在門口迎賓的云姐看到她,腳下一滑,險些從臺階上跌下去。
  
  看雙眼圓瞪的看著周念念,那一瞬間的眼神跟見了鬼似的。
  
  周念念輕聲一笑,“怎么云姐看到我似乎很驚訝?”
  
  云姐畢竟歡樂場上混跡久了,神情在瞬間就調整的十分自然,她瞪了周念念一眼,“當然驚訝,你平日里從不遲到的人,今天可.....”
  
  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朝著周念念晃了晃,“今天可遲到了近二十分鐘呢,還不趕快去后臺化妝等著上場。”
  
  周念念看著她故作嗔怒的神情,臉上也露出不高興的神色來。
  
  “云姐還好意思說遲到這件事,不是說好的昨晚我喝多了,你和曉露負責把我送回去嗎?”
  
  “你們為什么沒送我回去,讓我在旁邊的巷子里睡了一夜?”
  
  “云姐,你不會是想故意欺負我吧?”她故作不悅的瞪著云姐。
  
  云姐這回顧不得掩飾驚訝的神情了,“你說你在巷子里睡了一夜?怎么可能?我明明.....”
  
  意識到了不妥,云姐生生的截住了自己的話。
  
  她明明將周念念送到了阿強住的地方啊,提起這個,云姐的神色就有些不好看。
  
  她昨天晚上回去,兩只胳膊簡直不是自己的了,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就跟被巨石砸過以后的感覺一般。
  
  害得她胳膊到現在都有些哆嗦。
  
  “明明什么?”周念念似笑非笑的看著云姐,“怎么不可能啊,我今天早上真的是在附近的巷子里清醒過來的。”
  
  “幸好現在天熱了,沒有凍傷我,不然我可真的要來找云姐鬧了。”
  
  她半真半假的說著,臉上的神情卻十足的委屈,“云姐,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啊?”
  
  云姐抿了抿嘴唇,她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