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422章 什么是狗糧?

第422章 什么是狗糧?

    周念念和陸擎風猜測,程家之所以這么硬氣,定然是因為背后有人撐腰。
  
      李東星也想到了這點,詢問了程家是否認識白永勝。
  
      程家卻一口咬定,他們之前并不認識白永勝,他只是過來買東西的客人。
  
      這擺明了就是推脫之詞。
  
      程家兄弟不認,調查局也沒有辦法,沒有確切的證據逮捕白永勝,只能在城內各處貼出通知,尋找白永勝,名義是“請他協助調查。”
  
      至于程家所發現的古墓,調查局那邊已經上報,聽說考古所那邊已經派人過去勘探了。
  
      “沒有進一步的證據證明程家盜竊國家文物,他們判不了多久的。”周念念嘆息。
  
      齊佳妍不解的問:“你們之前不是親眼見到他們倒賣過文物嗎?你們可以作為證人去指控他們啊。”
  
      “那也只能指控他們倒賣文物,不能作為他們非法盜竊古墓的罪證,倒賣文物判不了很嚴重。”周念念跟齊佳妍解釋了一下其中的差別。
  
      齊佳妍和周常安對視一眼。
  
      周常安頗為興奮的挑了下眉毛,“不知道我們手里的證據拿出來,會不會能將程家人判的嚴重些?”
  
      周念念驚訝的轉過頭來,“什么證據?你們在南城發現了其它證據嗎?”
  
      齊佳妍輕輕的點頭,“你二哥陪著我挖開了程家的墳墓,找到了程老大死去那三任妻子的尸骨,我對她們做了尸檢。”
  
      周念念聽的目瞪口呆。
  
      她二哥和齊佳妍竟然去挖墳做了尸檢!
  
      就連在開車的陸擎風都腳抖了一下,車身晃了下才繼續平穩的前進。
  
      “你們發現了什么?”陸擎風轉頭掃了一眼周常安。
  
      “有兩個人因為去世時間有些長,不太好判斷真實死因,但另外一具骸骨上,頸骨上有明顯的傷痕和裂痕,應該是外力扼斷所致。”
  
      齊佳妍緩緩的說著自己的發現。
  
      周念念聽了半天,忍不住有些興奮的對陸擎風道:“掉頭,咱們先去調查局,將這個發現告訴李大哥。”
  
      “有了這個發現,李大哥可以換一個調查方向,派人去南城重新調查取證。”
  
      陸擎風沒有異議的直接將車掉頭,開往調查局。
  
      “佳妍,沒想到你能想到驗尸這一點,你們實在是太牛了。”周念念向齊佳妍豎了個大拇指。
  
      齊佳妍覷了一眼周常安,不好意思的道:“幸好有你二哥陪著我,不然我也不敢啊。”
  
      周常安專注的看著她,“我陪著你不是應該的嗎?”
  
      齊佳妍臉忍不住紅了。
  
      在南城的這幾天,周常安帶給她的震撼實在是太多了。
  
      首先是程家本家將他們兩個人請了去。
  
      程家剩下的幾兄弟去了本家請求幫助,本家的人將周常安和她關了起來,準備和京都這邊談判。
  
      是周常安帶著她打了出來,并順利找到了程家的當家人。
  
      面對已經六旬的程家當家人,周常安不卑不吭,理直氣壯的講了程家兄弟的所作所為,講了他們為什么要管這件事。
  
      程家本家占據南城半壁江山,當家人功不可沒。
  
      程家當家人是個沉穩睿智的老人,周常安和他談了很久,最終帶著自己從程家全身而退。
  
      那個時候齊佳妍第一次意識到,周常安并不是一個只會暴躁發脾氣的大男孩。
  
      她第一次覺得周常安是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男人。
  
      后來周常安又帶她去了齊家。
  
      當著齊家所有人的面,將齊佳棟和齊國友痛揍了一頓,聲明齊佳妍以后只是周家的媳婦,和齊家不再有任何關系。
  
      齊佳妍第一次這么被人護著,整個人都懵了。
  
      “嘖嘖,你們這狗糧灑的,我都覺得有點撐了。”周念念看著周常安專注看著齊佳妍的樣子,忍不住抱住了雙肩,表示自己拒絕狗糧。
  
      齊佳妍回過神來,疑惑不解的問:“什么是狗糧?”
  
      周念念笑嘻嘻的聳聳肩,“就是夸你們恩愛啊,在我面前表現得這么恩愛,不是純粹讓我羨慕嫉妒恨嗎?”
  
      齊佳妍聽明白了,不自在的掙開了周常安的手。
  
      周常安偏不她掙脫,牢牢的握住,瞪了周念念一眼,“哪里來的古怪詞匯,就會鬧你嫂子,還不轉過頭去?”
  
      周念念撇撇嘴,轉過頭來。
  
      一只大手從隔壁伸過來,揉了揉她的頭發,“看別人灑做什么,咱們也可以灑,噎死他們。”
  
      后座的周常安:......
  
      一行人到了調查局,齊佳妍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李東星。
  
      李東星聽了十分重視,“我立刻請求帶人去重新調查取證。”
  
      有了這個發現,或許就能突破程老大的嘴。
  
      從調查局出來,四個人才回家。
  
      進了門,發現周弘山和李香秀都在家等著呢。
  
      看到周常安和齊佳妍,李香秀高興的問東問西,又問起齊家人的狀況。
  
      齊佳妍欲言又止。
  
      周常安借口坐車太累擋了回去,輕輕拍拍齊佳妍的手,示意自己會找機會告訴李香秀實際情況。
  
      然后周常安就問起白玉卿訂婚的事,果然李香秀的注意力就被轉走了。
  
      齊佳妍抿了抿嘴,神色有些黯然。
  
      不知道周家人會不會因為她的家里而看不起她。
  
      周念念看出她的心思,拉著她先上了樓。
  
      “放心吧,我爸媽知道了你的事,只會更加心疼你。”周念念攬著齊佳妍安慰她。
  
      齊佳妍笑了笑,情緒好了一些。
  
      周念念湊到她跟前,打趣的擠擠眼睛,“還有一個方法能讓我爸媽更加的喜歡你。”
  
      齊佳妍雙眼一亮,“什么方法?”
  
      “趕緊懷孕,給他們生個大胖孫子。”周念念笑嘻嘻的眨眼。
  
      齊佳妍一愣,隨即臉噌一下紅成了一塊布,卻低下頭并沒有說話。
  
      她和周常安到現在都還沒有......
  
      之前剛和周常安結婚的時候,周常安似乎有那個心,她覺得自己沒準備好。
  
      但經歷過這次的事之后,她覺得自己似乎并不是很排斥和周常安有進一步的舉動了。
  
      但周常安反而卻小心翼翼的,似乎怕嚇到她一樣。
  
      “別說我了,說說你和陸擎風,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啊?”齊佳妍回過神來,搗搗周念念的胳膊。
  
      提到這件事,周念念不由哀嚎一聲倒在了床上,“唉,我之前打算回來就和我爸提結婚這件事的,誰知道回來碰上那位訂婚的事情,我現在哪敢提啊。”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