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310章 我還想這樣那樣

第310章 我還想這樣那樣

    李安明緩緩一笑,看向庭上的法官:“審判長,我在對被告進行的是最簡單的盤問,被告完全可以回答我的這個問題。”
  
      庭上的三位法官互相商議過后,給出了反對無效的結論,由李安明接著盤問秦雅麗。
  
      秦雅麗的心態已經崩了,在李安明邏輯思維嚴密的提問下很快就節節敗退,最后崩潰的在庭上承認了自己確實與于濤合謀,準備埋伏在山洞襲擊周念念。
  
      這件案子的關鍵點就是秦雅麗到底有沒有與于濤合謀傷害周念念。
  
      秦雅麗承認了這一點,案子自然也就不存在太大的爭議。
  
      周念念以及京都大學這一方獲勝,于濤和秦雅麗雙雙敗訴。
  
      回到學校,學校自然也要對這次的事情做出處分結論,很快學校里就張貼了通知,對于于濤和秦雅麗試圖害人,破壞學校的軍訓匯報表演,毫無集體榮譽感的行為進行了批評,同時宣布開除于濤和秦雅麗。
  
      由軍訓匯報表演扯出的案子總算告一段落。
  
      于濤一直在住院,沒有出現在學校,秦雅麗的東西是她媽媽來幫她收拾的,來的時候黑著一張臉,在宿舍里收拾完東西后,狠狠的瞪了周念念一眼,抱著東西走了。
  
      周念念懶得理她,叫了岳小夢,齊佳妍去陸家吃飯。
  
      這次的案子李安明是主要功臣,楊淑同說在家里好好收拾一桌菜,專門答謝關平和李安明,讓周念念把相好的同學也請過來。
  
      周念念叫了岳小夢和齊佳妍,想著這次她們也跟著忙前忙后的找人調查。
  
      岳小夢嘿嘿一笑,撓撓頭,“念念,其實我真的沒幫什么忙,我和佳妍找到人的時候,發現李成宇和陳尚德都已經套過話了。”
  
      周念念這才知道李成宇和陳尚德也去找人調查了,想也知道是陸擎風的主意。
  
      一想到這里,她的心里就涌起一陣甜意。
  
      聽說是去陸擎風家吃飯,岳小夢笑嘻嘻的打趣周念念:“看來你這位未來婆婆待你不錯哦。”
  
      周念念輕笑,楊淑同確實待她很好。
  
      等到跟著周念念一路進了大院,岳小夢的嘴就沒合上過,悄悄的拉著周念念問:“陸擎風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能住在這大院里的人都非富即貴吧?”
  
      周念念笑了笑,指了指陸家后面的那棟宅子,“那里是我家,可惜我爸媽現在還在新城,宅子也封著,不能帶你進去看看。”
  
      岳小夢聞言嘴張的更大了,暈暈乎乎的跟著周念念進去后,看到陸文翰坐在客廳里看報紙,嚇的一哆嗦,立刻一個大大的鞠躬,“校長好。”
  
      說罷拉著周念念的胳膊,小聲的嘀咕:“陸擎風家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都能請到校長來家里做客。”
  
      周念念撲哧一聲沒忍住笑了。
  
      陸文翰放下報紙,聽到了岳小夢的話,忍不住樂了,“我不是來家里做客,這里就是我家。”
  
      這里是校長家?岳小夢瞠目結舌的看著周念念,以為自己聽到了什么天書一般。
  
      周念念拉了拉她的手,“小夢,不好意思,之前沒告訴你,其實陸擎風就是陸校長的兒子,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靠著陸家的關系才進了京都大學,所以一直瞞著這個消息,你不會怪罪我吧。”
  
      岳小夢呆呆的搖搖頭,拍了拍腦袋,“陸擎風是校長的兒子,那.....那你豈不是成了校長的兒媳婦?天啊,我竟然和校長的兒媳婦成了好朋友,天啊,那....那是不是意味著我一定可以順利畢業了?”
  
      周念念:“....”
  
      陸文翰被她逗樂了,推了推眼睛擺擺手:“好好學習,順利畢業不成問題。”
  
      岳小夢立刻就苦了一張臉。
  
      反倒是齊佳妍,早就知道了陸擎風的身份,所以十分淡定,笑瞇瞇的看著岳小夢。
  
      “瞧你那點出息,來上個大學就為了順利畢業啊。”樓梯口傳來一陣嗤笑。
  
      岳小夢抬頭,看到陸擎風從樓上下來,他的身后跟著陳尚德和李成宇,說話取笑他的正是李成宇。
  
      之前因為調查秦雅麗和于濤的事情,他們之間已經認識了。
  
      岳小夢撇撇嘴,沖著李成宇做了個鬼臉,“我就這點出息怎么了?吃你家飯了?喝你家水了?要你多管閑事?”
  
      “你.....”李成宇被駁的啞口無言。
  
      陸擎風走到周念念面前,徑直握住了她的手,“你老師快來了,我陪你到門口迎一下。”
  
      這么多人看著,驟然被扯住了手,周念念有些不自在,想往外抽,卻被陸擎風握的特別緊。
  
      她只得忍著臉上的熱度跟著陸擎風出去了。
  
      貌似陸擎風最近特別愛對她動手動腳啊。
  
      出了門口,還沒看到關平的影子,周念念忍不住瞪了陸擎風一眼,“你怎么最近老愛動手動腳啊?”
  
      陸擎風理直氣壯的摩挲著她的手,“你是我未婚妻,我牽你手不是很正常的嗎?”
  
      說著,他身子微微前傾,附在周念念耳邊,低聲道:“我不僅想牽手,我還想....”
  
      溫熱的氣息在她耳邊拂過,周念念只覺得耳朵有些癢,下意識的縮了下脖子,覺得自己的耳朵都燙了起來,她忍不住心神被吸引過去了,下意識的問:“還想什么.....”
  
      陸擎風低低的一笑,溫熱的氣息似乎已經碰觸到了她的耳垂,“我還想....”
  
      “咳,咳咳。”身后響起兩聲特別強烈的干咳聲。
  
      周念念抬頭,看到關平站在面前,不由臉一熱,立刻繞過陸擎風,“老師來了,李大哥也來了,快進來,就差你們了。”
  
      聽到身后的干咳聲,陸擎風閉了閉眼,臉色有些發黑。
  
      為什么每次他想做點什么或者說點什么的時候都要被人破壞啊。
  
      關平和李安明一前一后走進家門,路過陸擎風的時候,關平掃了一眼陸擎風發黑的臉,笑呵呵的招呼周念念:“念念啊,外頭有些涼,別在外頭站太久啊。”
  
      陸擎風臉更黑了。
  
      等到關平和李安明進去了,周念念想起剛才的情形,也不好意思再追問陸擎風想什么了,就想跟著關平后面進去,卻被陸擎風一把扯住了手。
  
      “我還想這樣...那樣。”這句話幾乎是被陸擎風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這樣那樣?哪是哪樣?周念念微微一愣。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