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215章 一個月的時間

第215章 一個月的時間

    邢德海莫名其妙的搖搖頭,“沒有啊,她周念念雖然是副廠長,卻也不能直接管我,敢對我的人事后勤指手畫腳,我肯定不會同意的。”
  
      真是后悔,剛才開會的時候怎么就沒有反應過來這一點呢,邢德海嘆氣,那樣他就可以不用跟周念念匯報工作了。
  
      想想他竟然要跟周念念匯報工作,他還是覺得心里膈應。
  
      賀文才眼底閃過一道失望,若人事后勤分成兩個科,沒準他能做人事科的科長呢。
  
      別的科室都分了,人事和后勤卻不分,周念念這是故意針對邢德海呢。
  
      邢德海把他調到人事過來一段時間了,雖說人事的工作讓他負責,但到現在他連個組長也不算。
  
      他嘆了口氣,故作氣憤的道:“邢經理啊,我看周念念此舉還是針對你啊。”
  
      邢德海不解的抬頭看過來,“怎么會是針對我呢?”
  
      “您想啊,那李元甲和齊佳妍都做了什么?有什么資格也做經理,跟您平起平坐?原先咱們廠子里可就您一位經理啊,現在好了,周念念一下子提了兩個上來,這不是針對您,您說是針對誰?”賀文才湊到邢德海面前,壓低了聲音說。
  
      “再說了,她一下子成立了四五個科,卻沒把后勤和人事分開,李元甲做了經理,手下管著三個科,齊佳妍手下管著兩個科,您呢,卻只有一個人事后勤科,她這分明就是故意針對您。”
  
      邢德海聽了,剛剛才好轉的神色頓時黑的如鐵鍋一般。
  
      會議室里的人都散去,只剩下了孟三秋和周念念。
  
      孟三秋長出一口氣,往后靠在了椅子上,緊皺著眉頭看著有幾分疲憊之色。
  
      “小周啊,明年組織架構的調整你為什么單單漏掉了人事和后勤?”他閉著眼睛低聲問,“你是有所顧忌還是暫時不想動人事后勤?”
  
      周念念剛才在會議上宣布了那么多單位的最新調整,卻唯獨沒有提人事和后勤。
  
      就是邢德海信口拈來的幾句似是而非的明年工作計劃,周念念也沒有反駁,當時孟三秋就覺得奇怪,等聽完周念念所有的工作計劃后,再一次確定了她是故意漏掉人事和后勤的。
  
      開了一上午的會,周念念說的口干舌燥,抱著杯子一口氣喝完了里面的水,長出一口氣,才看著孟三秋問:“你覺得邢經理真的能勝任人事后勤的經理之位嗎?他做了這個經理之后,您覺得他對咱們廠子有什么建樹嗎?”
  
      孟三秋默了默,習慣性的又去摸煙,摸到之后想起會議室里只有周念念和他兩個人,小丫頭似乎很不喜歡煙味,便又將煙塞了回去。
  
      “說實話,老邢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人,他這個人看著古板嚴肅,但為人還算正派,誰家有困難了,他有時候也能幫把手,但是我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會變成這樣.......”
  
      “或許是因為現在沒有革委會了,他做慣了發號施令的人,十幾年了,一時很難適應被別人發號施令。”
  
      孟三秋嘆氣,邢德海做了人事后勤的經理兩個多月,除了發號施令,確實沒有做過什么建樹性的成績。
  
      現在廠子里的人事和管理制度,都還是周念念在建廠之前訂立的。
  
      孟三秋就算想為邢德海說話,都找不到可以說話的借口。
  
      周念念默然,人本來就是會變的,她不了解以前的邢德海,但卻知道現在的邢德海不適合做經理這個位置。
  
      “我不是有所顧忌,他雖然不太適合這個位置,但卻不能由我直接罷免,您知道,我這個副廠長主要是管銷售和技術的。”她意有所指的看著孟三秋道。
  
      孟三秋愣了下,明白了周念念的意思。
  
      若真的要撤掉邢德海,命令也只能由他這個廠長發。
  
      他和邢德海同一個村子住了大半輩子了,兩個人一個在大隊,一個在革委會,共事十幾年,雖然經常有不同意見,但大體上還算是合得來。
  
      讓他出面撤掉邢德海,他還真有些做不到。
  
      這一刻,孟三秋甚至有些責怪邢德海,你說能力不足,就老老實實干活唄,還非得有一顆恨不得上天入地的心。
  
      孟三秋有些為難,“小周啊,我......你看啊,老邢他雖然能力不足,但也沒做什么壞事,至少沒壞了公司的事,對不對?要不咱們再給他個機會,再給他一段時間看看,如果還是不行,咱們就撤掉他,行不行?”
  
      周念念臉上沒有意外的神色,孟三秋的反應在她的意料之中,這也是她沒有說出人事和后勤調整方案的原因。
  
      有邢德海在,她要怎么調整,邢德海估計都會反對。
  
      既然這樣,不如先保持原狀。
  
      “廠長,最多一個月,如果這一個月他沒有任何的改變,我就會站出來提議撤掉他經理的位置,換有能力的人上去。”
  
      周念念鄭重其事的道,“廠長,咱們廠子才成立沒多久,正是飛速發展的關鍵時期,最怕沒有作為的人在團隊里攪合,咱們現在不進步就是退步。”
  
      孟三秋沉吟許久,咬咬牙,“好,就一個月,我會去勸勸他的,我的話,他還是能聽進去一些的。”
  
      周念念嘆了口氣,對于他的話持保留意見。
  
      她從會議室里出來,準備去吃飯,走到門口卻突然想起一件事來,轉頭對孟三秋道:“廠長,年前還有點時間,找人把后面空著的一個預備倉庫清理出來做餐廳吧,咱們廠子里不能一直沒有食堂啊?”
  
      孟三秋啊了一聲,披上棉襖站起身來,和她一同走出會議室,“前段時間一病,竟然把這事都給忘了,是應該建個食堂,現在大家都是從家里自己帶飯,到中午的時候都是涼的了。”
  
      以前他們廠子里的人都跟著去大食堂吃,如今大食堂撤銷了,工人們都自己帶飯,確實不方便。
  
      “這事你不用管了,我還讓孟老三來負責就行了,他擅長這個。”孟三秋擺擺手。
  
      周念念也正有此意,孟老三現在在家種地,冬天田里一點活都沒有,正在家閑得發慌呢,給他這個活計,他肯定十分愿意做。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