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202章 伸手不打笑臉人

第202章 伸手不打笑臉人

    周念念聽到何大柱娘拉著孟三秋說的話,不由冷笑:“既然是誤會,怎么我說給錢讓佳妍陪你去醫院,你不肯答應,非得讓我跟著去呢?”
  
      “既然已經來到了我們廠子里,我勸您還是不要在說什么誤會了,我這個人脾氣不太好,也沒有這么多耐心和你們在這兒掰扯。”
  
      何大柱娘臉上的笑僵了下,“你這姑娘,咋還得理不饒人了呢,我都說了是誤會,誤會,我們確實做的不對,我們向你道歉,你說你也沒啥損失,咋還這么咬著我們不放了呢?”
  
      說著,又一臉委屈的看著孟三秋,“孟廠長啊,咱們這都是鄉里鄉親的,你看,我們也向小周同志道過歉了,你就讓我們回去吧。”
  
      孟三秋胡子翹了翹,指了指楊嘉銳,“這里有調查所的同志們在呢,大柱娘,我勸你還是實話實說,你要是肯配合,說出為什么要去路上攔著小周,是什么人指使的,今天就順利的讓你們回去,若是不說,恐怕調查所的同志也不會配合的。”
  
      楊嘉銳配合的往前站了站,臉上的神情十分嚴肅。
  
      何大柱娘嚇的往后縮了縮,看到耷拉著腦袋一直不說話的何小壯,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腦袋,“小壯啊,你倒是說句話啊,咱們也不是故意的啊。”
  
      何小壯抄著手從地上站起來,眼珠子轉了轉,低聲道:“二奶奶,你同他們說什么,等會我大柱叔來了,讓他們和孟匠村交涉就行。”
  
      “你個小滑頭,”何大柱娘點了點和小壯的腦袋,撇撇嘴也不說話了。
  
      這時,廠子門口來了兩個男人,一個黑胖,是何大柱,另外一個中等個子,帶著個棉帽子,是二圣頭村的村長張立賢。
  
      何大柱娘一看到兒子進來,頓時來了精神,身子也沒有那么佝僂了,三兩步迎上了何大柱,“大柱,你可來了。”
  
      “娘,你沒事吧?”何大柱上下掃了一眼,看他娘除了身上沾了些土,并沒有其它不妥,才轉過身笑呵呵的看著周念念:“哎呀,小周同志,真是對不住了,我娘他年紀大了,遇到事情總是有些糊涂,我都聽我們村的人說,今天的事是我娘和我侄子不對,小周同志你別跟一個糊涂老人和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見識。”
  
      說罷,還踢了踢旁邊的何小壯,“小壯,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讓你看著你二奶奶嗎,怎么你二奶奶胡鬧,你小子也跟著胡鬧啊,大柱叔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
  
      何小壯縮了縮脖子,訥訥的對周念念道:“小周同志,對不起。”
  
      那邊張立賢也頂著笑臉在和孟三秋解釋:“老孟,我這老嫂子上了年紀,真是有點糊涂了,有時候連人都認不準,咱們鄰村這么多年,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你們給個面子,讓他們回去行不行?”
  
      “我一定讓他們好好的給小周同志賠禮道歉,這點你放心。”
  
      孟三秋為難的看了一眼周念念。
  
      他也沒想到二圣頭村的人來了能這么和顏悅色的說話,若張立賢說話但凡有一句硬氣的,他都能頂回去,可對方把姿態放的那么低,他就有些為難了,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周念念蹙了蹙眉頭,顯然也沒料到事情會這樣。
  
      她聽阿靚說邢德海一直在催促孟三秋結賬,她以為何大柱娘和何小壯是邢德海安排的,才將這兩個人堅持帶回了廠子里,想找邢德海當面對質,以找出破綻。
  
      剛才她回來的時候,邢德海看到她時,臉上一閃而過的驚訝,她看得十分分明。
  
      這就說明邢德海應該也是有安排的,但他看到和大柱娘和何小壯時,僅僅只是皺了下眉頭,皺念念就有些拿不準了。
  
      莫非何大柱娘與何小壯不是邢德海安排的?
  
      再看何大柱與張立賢的態度擺得甚至可以用低聲下氣來形容了,周念念就覺得更加蹊蹺了。
  
      當初二圣頭大隊將死豬賣給她們,她們找回去的時候,還記得何大柱與張立賢態度十分強硬,何大柱甚至囂張的撕了她們帶過去的檢測報告。
  
      和那日他們囂張的態度一比,今天他們的態度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邢副廠長,你也幫著我們說說情。”張立賢見孟三秋不接他的話,笑瞇瞇的往邢德海手里塞了一根煙。
  
      邢德海順手將煙別在了耳朵后面,清了下嗓子,才說:“唉,我可沒有那么大面子,我們周副廠長一回來就說了我這副廠長啊,只是個臨時的,算不得數,再說了,我要再替你們說話,說不定人家就會懷疑我和你們有什么勾結呢。”
  
      張立賢愣了下,隨即眼珠子在周念念和邢德海身上轉了轉,搓著手笑了笑:“這話說的,誰能懷疑這個啊。”
  
      “那誰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人就是總看我不順眼,千方百計的想除掉我呢,我自己都自求多福呢,這個時候可幫不了你。”邢德海撇了周念念一眼,陰陽怪氣的說。
  
      周念念對邢德海的話置若罔聞,仿佛沒有聽到一般。
  
      何大柱眼珠子轉了轉,走到了周念念跟前,深深的鞠了個躬,“周副廠長,今天的事是我娘和侄子不對,我替他們向你道歉,還望周副廠長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們一般見識,對不起了。”
  
      這個時候廠子里已經到了下班時間,工人們開始陸陸續續的往外走,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張立賢和何大柱進村的時候,也遇到了一些人,不可避免的說了幾句閑話,此時廠子門口也圍了不少人。
  
      許多婦女都跟著嘀咕起來。
  
      邢德海老婆扒著大門口的柱子,撇嘴:“周念念這個人也太強勢了,人家都跟她賠禮道歉了,她咋還這么得理不饒人了呢?”
  
      旁邊的孟老三老婆翻了個白眼,“你沒聽見小周同志說他們是故意攔著小周同志,不讓她回村的,差點耽擱咱們村廠子里的大事呢,這要是耽擱了,你負責啊?”
  
      邢德海老婆轉頭瞪了孟老三老婆一眼,“誰不知道你家跟周念念走得近,你當然向著她說話了,這不最后也沒耽擱嗎?人家都賠禮道歉了,鄉里鄉親的,周念念咋還沒完沒了呢?”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