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114章 吃啞巴虧

第114章 吃啞巴虧


  周念念瞇著眼打量了屋里的人。
  張老根笑瞇瞇的像只狐貍,何大柱的手抄在棉襖袖子里,得意洋洋的仰著臉,張立賢耷拉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屋子里空氣一時有些凝滯。
  “立賢,咱們兩個大隊相鄰,這么多年大家也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相識了,你們這么干,就有些不夠意思了吧?”孟三秋在桌子上磕了下煙灰沫子,不悅的看向張立賢。
  張立賢有些緊張的搓了搓手,露出一抹看似憨厚的笑容:“老孟大哥說這話就有些嚴重了,要是你們真有證據證明我們的肉有問題,我們不會不承認的。”
  “老根和大柱說的也有道理啊,俗話說凡事都要將就證據嘛,我們的豬真不是病死的,豬皮在大食堂里都煉油了呢。”
  孟三秋氣得胡子都撅了起來:“證據?證據都被你們撕爛了,你們分明就是想抵賴。”
  張立賢將手也抄在了袖子里:“老孟大哥要這么說,我也沒辦法了,大柱也是一時氣急,換做是你們,讓人家欺負到門上,難道不生氣?”
  一句話將他們大隊定位成了被欺負的大隊。
  周念念的手輕輕的敲了敲桌子,“你們不承認不要緊,你們送去的豬肉我們都有編號記錄,可以再送一塊去檢驗,我們內部的記錄做的都十分完整,完全可以證明哪一塊是你們的豬肉。”
  “到時候檢驗報告出來了,咱們可以法院見,希望你們說的話到時候在法院也能這么理直氣壯。”
  張老根,何大柱和張立賢一下子都變了臉色。
  “老孟大哥,你看這多大點事啊,怎么還要鬧到法院去?你們這是打算告我們?”張立賢干笑著看向孟三秋。
  周念念如此說,孟三秋也有些驚訝,但他知道不能在外人面前拆自家人的臺,所以板著臉哼了一聲:“小周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
  “你們以為要去法院告,我們就怕你們了嗎?”張老根呵呵一笑,“有本事你們就去告啊。”
  何大柱和張立賢神色明顯有些慌,剛想說話,張老根一個眼風掃過去,兩個人都默默的閉上了嘴。
  周念念瞇著眼與張老根對視半晌,只在他眼中看到了不以為意,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她沒想到這個張老根竟然這么難對付。
  孟三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磕了下煙葉,站了起來,神色淡淡的看著張立賢:“既然你們二圣頭大隊如此不仁,那也就不要怪我們不義,從今天開始,我們孟匠肉食品加工廠絕對不會再買一頭你們的豬,咱們走!”
  說罷,背著手率先走了出去。
  周念念和齊佳妍對視一眼,兩個人也跟著追了出去。
  留在門口的邢德海默默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張老根,恨恨的道:“張老根,你這次可把我害苦了,哼!”
  張老根神色在在的坐了下來喝茶,撇了邢德海一眼:“我又沒有強迫你什么,是邢經理你覺得我們的豬肉好,自愿為我們說話的,不是嗎?”
  邢德海氣得差點跳了起來,卻一頭撞到了門框上,引得何大柱發出一陣哄笑。
  “無恥,你們真無恥!”邢德海氣得罵了兩句,黑著臉走了。
  屋里張立賢看沒人了,皺著眉頭抱怨:“我就說這樣不妥當吧,你偏說沒事,這下好了,人家找上門了吧?”
  何大柱瞅了張老根一眼:“當初是老根哥堅持說把豬皮割掉不會有人認出來的,誰知道姓周的那丫頭是怎么看出來的。”
  張老根嗤笑一聲,不以為意的說:“怕什么,我殺了一輩子豬,這豬肉好壞的門道清楚著呢,就算真的告到法院去,我也有辦法叫他們吃了這個啞巴虧,再說有我侄女婿在法院,你們怕什么。”
  張立賢和何大柱對視一眼,心里安定了不少。
  出了二圣頭大隊,周念念和齊佳妍快步追上了孟三秋。
  “二圣頭大隊擺明了就是叫咱們吃這個啞巴虧,廠長,難道咱們就這么認了嗎?”齊佳妍不甘心的說。
  孟三秋沒好氣的撇了她一眼:“不認我們能怎么辦?難道還能真像小周說的那樣去法院告他們?你知不知道,那張老根的侄女婿在法院工作,認識相熟的律師也不少,我們就算是告也告不贏的。”
  “我知道我們告不贏。”周念念悠悠的道。
  齊佳妍驚訝的轉過頭來,“念念你怎么知道張老根家親戚在法院工作?”
  周念念搖頭苦笑:“我不知道他有親戚,就算他家沒有親戚,我們也告不贏,因為我們沒有和二圣頭簽訂正式的購貨合同。”
  “這件事說到底還是我們疏忽,如果有正式的購貨合同,他們以次充好,咱們又有確鑿的證據,就算是他們有人,咱們也能打贏這場官司。”
  “那你剛才還那么鎮定的說要去法院,我還以為你真的打算告他們呢。”齊佳妍說。
  “我不過是嚇唬嚇唬他們,誰知道他們還那么硬氣,我們沒有正式的供貨合同,到法院頂多判我們和解,得不到多少賠償。”周念念嘆氣,覺得自己之前還是對于企業經營的法律意識太過于淡薄,才會讓人有空子可鉆。
  她現在知道的這些東西還是前世學企業管理的時候涉及到的法律知識,看來很有必要去找一下法律類的書來學習一下,多了解一些,才會讓工廠的管理更加完善,周念念心里暗自下定決心。
  沒有得到應有的賠償,咽下這個啞巴虧,三個人心里都有些悶悶的,一路無語回到了廠里,已經接近下班時間,孟三秋下了命令,以后他們彩虹肉食品廠不從二圣頭大隊采購任何東西。
  吃飯的時候,周念念問齊佳妍:“佳妍,關于處分的事.......”
  齊佳妍拍了拍她的手:“念念,你什么也不用說了,本就是我的不對,是我愧對了你的信任才會讓人利用,以后我一定會更加小心的。”
  能得到齊佳妍的理解,周念念心里松了一口氣,笑瞇瞇的回握住她的手:“通過這件事,我也發現自己有很多不足,以后咱們一起學習進步。”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