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111章 你還真做不了主

第111章 你還真做不了主


  不到十分鐘,除了去送貨的李元甲和白玉卿,所有的負責人都進了會議室。
  邢德海來的最晚,端著茶杯樂呵呵的進了會議室,一屁股坐在了孟三秋下首的位置,“哎呀,這第一批貨總算順利出了,廠長也松了口氣吧。”
  孟三秋悶悶的抽著旱煙,眼皮都沒抬一下。
  邢德海皺了下眉頭,看向周念念:“不是剛出完貨嗎?有什么會要開?工作可不是要經常開會就能做好的。”
  周念念和他對視一眼,面無表情的挪開了視線,站起身來環顧了一下會議室,朗聲道:“在座的人想必有些人已經知道了昨天下午我們做出來的一批火腿腸味道發酸,根本沒法出貨。”
  “要不是我們正好做肉干腌的肉還有一批沒用,今天根本就趕制不出來一百斤產品出貨。”
  參加會議的人都是各工段或者各部門的負責人,昨天下午做出來的火腿腸發酸的事情沒有刻意保密,自然都已經知道了。
  “小周廠長,查到是什么原因了嗎?”
  “聽說是小周廠長反應及時,不然今天根本出不了貨呢。”
  邢德海有些不以為然的放下了茶杯,“我聽說了這件事,不是聽說火腿腸只有一點點發酸嘛,問題不大,聽說是小周廠長堅持不讓出貨的呢,其實小周同志啊,不是我說你,做事情有時候不用那么死板吧?”
  吧嗒一聲,孟三秋重重的將旱煙桿拍著了桌子上,嚇了所有人一跳。
  邢德海瞅了一眼孟三秋,見他臉色陰沉,眉頭皺了皺,沒有再接著說話。
  周念念眼底閃過一抹冷意,將昨天她在車間說的話又重申了一遍:“......我還是那句話,衛生和質量是我們的底線,兩樣有一樣不符合要求,都不能出貨,我們廠子做得是品牌,是名譽,不是一錘子買賣!”
  邢德海耷拉著眼皮喝了一口茶,覺得周念念有些小題大做。
  “剛才邢經理說做事不要那么死板,”周念念抬頭看向對面的邢德海,嘴角勾起一抹冷意:“這個觀點恕我無法茍同,我們所有人都要清楚自己的底線和原則,觸及到底線的事堅決要死板,我們也擁護這種死板。”
  邢德海啪嗒一聲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沉著臉沒有說話。
  周念念似笑非笑的看著邢德海:“聽說昨天二圣頭送來的是沒有皮的豬肉,齊佳妍同志不肯收,是邢經理說做事不能那么死板,做主將肉收了下來。”
  她的話在立刻引起了低低的討論。
  “什么?不會是二圣頭的肉有問題?”
  “真是作孽,有問題的肉也敢賣給我們廠子。”
  邢德海有些氣憤的瞪著周念念:“二圣頭大隊與我們大隊挨著,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人家主動送來肉支持我們辦廠,我們不收就是打人家臉,我做主收下了,怎么了?難道我作為廠里的經理,這點事都做不了主?”
  “那邢經理知道二圣頭送來的豬肉有問題嗎?”周念念冷笑。
  邢德海皺眉:“什么意思?二圣頭的肉有什么問題?”
  “他們送來的豬肉是病死的豬,所以才殺好了,割掉了皮送給我們的,病死的豬發硬,里面滲有血水,所以做出來的火腿腸才會發酸。
  “另外,病死的豬含有很多寄生蟲,人吃了就有可能會感染從而得病,如果我們把這種肉做的食品出了貨,不僅會砸掉咱們公司的招牌,還有可能會攤上人命官司。”
  除了齊佳妍和孟三秋,剩下的人都吃了一驚,隨即都有些義憤填膺。
  “不是吧?二圣頭大隊怎么這么缺德?”
  “是啊,小周廠長,咱們可不能這么放過二圣頭大隊,必須得去找他們要個說法才行,怎么能把病死的豬賣給我們呢。”
  邢德海先是一愣,他也沒想到二圣頭大隊的豬會有問題,心里暗自懊惱自己昨天不該被二圣頭大隊的張老根吹捧幾句,就命令齊佳妍收下了豬肉。
  懊悔完又覺得周念念小題大做,這年頭大家日子過的都苦,生產隊養的雞鴨豬等牲畜,每年都有得病死了的,生產隊不舍得扔掉,最后不都吃了嗎?也沒見誰得病啊。
  “我只是覺得鄉里鄉親的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我也不知道他們送來的豬肉是病死的豬啊,”邢德海不滿的說:“小周廠長,這件事說的對,必須得給二圣頭一個警告,另外,這件事我覺得你也有點小題大做,在座的各位誰沒有吃過病死的豬肉啊,也沒見誰得病,大家說是不是?”
  他這么一問,大家都愣了下,想想自己也都吃過,神色頓時有些猶疑起來。
  “不是小周小題大做,我也同意她的做法。”
  孟三秋坐直了身子哼了一聲,“你們自己上街買東西,難道愿意花錢買病死的豬肉做的菜?縱然現在不知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人家早晚能知道,到時候砸的就是咱們自己的招牌。”
  邢德海沒想到孟三秋會毫不猶豫的支持周念念,眼睛瞇了下,抱著茶杯又慢吞吞的喝起了茶。
  孟三秋同周念念對視一眼,繼續說:“今天開這個會,也是因為這件事引起了我和小周的重視,發現了咱們管理上的一些問題,所以今天要重點講清楚兩點,具體的,小周啊,你來和大家說說。”
  周念念環顧了一下會議室的所有人,道:“第一件事是修改咱們的采購要求,以后但凡要供肉給我們廠子的,一律要簽訂供貨合同。”
  “而且我們只收活的豬,送來的死豬一律不收,誰出面講話一律都不好使,違反供貨合同的,要加倍賠償我們的損失,具體的供貨合同由齊佳妍同志負責起草。”
  齊佳妍趕緊在筆記本上記錄下來,邢德海握著茶杯的手一緊,臉色更加難看,覺得周念念是在刻意針對他。
  “第二件事是咱們的管理權責問題,每個部門的負責人只能負責自己部門的事情,跨部門的事情無權決定,所以關于要不要收豬肉這件事,只能是齊佳妍說了算,對不起,邢經理,這件事你還真做不了主。”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