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妙手神農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御劍之術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御劍之術

    只要是人,就會有共性存在,這種共性就是懶惰和依賴。
  
      刀疤以前是獨行俠,哪怕是組建了一個幫派,也是為了潛伏和積累原始資金。
  
      當時的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報仇,如何自己一個人去報仇。
  
      那口氣憋在心底,他的實力就會穩步前進。
  
      當時遇到余飛,算是他實力飛速進步的巔峰時期。
  
      可就是因為遇到了余飛,加上來到后山遇到了一幫兄弟,就算是他覺得報仇是他一個人的事情。
  
      但是他的心底深處,知道余飛等人不可能不幫他,久而久之獨行俠的那口氣就散開了。
  
      然后刀疤的實力就進步的比較緩慢了,直到后來進入森林,創建了這個基地。
  
      開始擴充人手做準備的時候,手里可以利用的資源原來越多,人的依賴心理就更強了。
  
      這不由自己來控制,而是人性所決定,刀疤自己都沒有感覺到,他開始依賴所有人了。
  
      不過刀疤報仇的心,卻沒有變化,依賴也是依賴大家幫他報仇而已。
  
      所以幸好他的本質還在,余飛才愿意提出他的問題,否則要是刀疤自己都不想報仇了,余飛便永遠不會提醒他。
  
      刀疤聽完余飛的話止嘔,久久沒有說話,這事別人不提醒,自己真的永遠無法發現。
  
      東方冷嘴角出現了一絲笑意,看來她也發現了,只是沒有說出來。
  
      刀疤最信服的就是余飛了,這話讓余飛說出來對于刀疤來說,才最震撼,也真正可以聽進去。
  
      刀疤知道余飛這不是不想幫他,而是告訴他,你失去了什么。
  
      “那現在我該怎么辦?”
  
      刀疤想了一會之后,覺得問題也有可能出現在這里。
  
      人其實自己最了解自己,只是很多東西被忽視了,或者被自己的潛意識給隱藏起來了。
  
      經過別人的提醒之后,就會想起來和明白。
  
      刀疤越想越覺得余飛說的很對,不過對于這個問題,他自己卻也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讓自己陷入絕境,孤立無援的絕境,把自己的潛能再次激發出來!”
  
      余飛提出問題的時候,一般都想到了解決方法,直接對刀疤說道。
  
      東方冷和刀疤都發愁的看向了余飛,對于現在的他們,穩扎穩打看起來才是最靠譜的方式。
  
      余飛所說的絕境,一定是真的絕境,絕境意味著就有很大的死亡幾率,而人一旦死亡,那就真的是死后百事空。
  
      刀疤現在似乎都缺少了這種勇氣了,很久沒有刀口上舔血了,他都快變成素食生物了。
  
      刀疤低頭沉思了起來,這個決定最難做,但一旦做了決定,刀疤就等于給未來做出了選擇。
  
      東方冷用擔憂的眼神看向了余飛,雖然說東方冷這人看起來冷冰冰的仿佛對誰都沒感情,其實她內心反而很重感情。
  
      和刀疤長久相處,大家也算是最信任的好朋友了,讓刀疤去做這樣的事情,東方冷真的擔心出現意外。
  
      都說要激發潛能,可是陷入絕境的時候,發現激發不出來了那怎么辦?
  
      要是到時候沒有激發潛能,說白了就是死,好結果固然讓人欣喜,可是最壞的結果也讓人難以接受。
  
      刀疤的確失去了那股子銳氣,半天都沒有做出決定來。
  
      余飛笑瞇瞇的對著東方冷輕輕搖頭,伸手拿過來一瓶酒打開了,這里的酒都是烈酒,余飛看了一眼,竟然是出了名的燒刀子。
  
      給自己倒上了一杯,余飛端起來倒進了嘴里,頓時一股辛辣的感覺出現在了口腔里面。
  
      在嘴里停留了一會,余飛才咕嘟一聲咽了下去。
  
      刀疤聽到聲音抬起頭,一把拿過去酒瓶,仰起頭灌了幾口。
  
      “呼……”
  
      一口氣喝掉了半瓶,刀疤才放下酒瓶,常常的出了一口氣。
  
      “加點冰!”
  
      看了看剩下的半瓶,刀疤將酒瓶遞給了東方冷說道。
  
      別人買冰箱的時候,挑三揀四要是被老板罵了,可以說老子買個冰箱,難道還需要會制冷嗎?
  
      可是東方冷卻不能說,因為她真的會制冷。
  
      東方冷很無語,刀疤還真的當她是冰箱了,以后要是人人喝酒,都讓她加冰,她干脆去酒館混生活得了。
  
      東方冷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伸手接了過去。
  
      東方冷的手剛剛抓住酒瓶子,余飛就聽到了液體快速凝結結冰的聲音。
  
      轉眼看去,酒瓶里面竟然正在迅速凝結出現方法雪花一樣的東西,然后一顆顆圓形的冰粒就形成了。
  
      東方冷將酒還給刀疤的時候,余飛都有點羨慕了,因為可以看到里面懸浮著很多冰粒,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
  
      刀疤接過去仰頭一口氣將剩下的酒,連同冰粒一起喝了下去。
  
      “嗝……爽!”
  
      喝完重重得將酒瓶砸在桌上,刀疤十分滿意的大喊了一聲。
  
      “酒精度達到了八十度以上,你撐不過三秒!”
  
      東方冷淡淡的對刀疤說道。
  
      余飛和刀疤都是一愣,還來不及計時,就聽見哐的一聲。
  
      刀疤一腦袋磕在了桌面上,將碗筷都打碎了,人卻沒有反應,徹底醉死了過去。
  
      余飛無奈的搖搖頭,手扶著桌面,靈氣順著桌面傳過去,進入了人刀疤的體內,幫他化解了一部分酒精。
  
      然后余飛才收回手,拿起筷子開始吃菜了。
  
      “他沒有回答你,是什么意思?”
  
      東方冷不是很有味口,隨便吃了幾口之后,對余飛問道。
  
      “這瓶酒叫做踐行酒。”
  
      余飛指了指桌上的空酒瓶說道。
  
      “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要是他沒有被激發潛力怎么辦?”
  
      東方冷聽完,微微皺著眉頭問道。
  
      “那就帶他回來,養好傷了再去。”
  
      余飛吃了一口紅燒肉,瞇著眼睛享受著口感,咽下去之后才滿意的說道。
  
      “你的心真大。”
  
      東方冷無奈的搖搖頭,平時從來不吃高熱量食物的她,也試著吃了一口紅燒肉,放進嘴里之后,感覺出奇的好,很滿意的又夾了一塊。
  
      很快兩人就吃飽喝足了,刀疤卻還沒有醒來,余飛沒有叫醒他,這或許是他最后一個好覺了。
  
      “我送你回去。”
  
      余飛站起了和東方冷走出包廂,便轉頭對東方冷問道。
  
      “好!”
  
      東方冷點點頭。
  
      兩人看了看那座東方冷人工制作的冰山,因為東方冷離開,竟然正在融化,山頂不斷有潺潺的水流流了下來。
  
      兩人毫不在意,融化一些還好,否則大夏天要是再這樣的海拔位置,出現一座冰上,那就太詭異明顯了。
  
      兩個人拉著手,仿佛散布一般慢慢上山,幸好這是一座石頭山,所以融化的小溪水不會讓道路變得十分泥濘。
  
      “咱兩去山頂試試?”
  
      都快走到洞口了,東方冷忽然轉頭對余飛問道。
  
      “可以!”
  
      余飛也想知道,東方冷現在實力到達了何種程度。
  
      兩個人繼續牽著手,很快就到了山頂。
  
      所謂的山頂其實也就是很多亂石,兩個人各自找了一塊大石頭站在了上面。
  
      山頂的冰雪積累的最厚了,他也就只有凸起來的大石頭上,才有一點干燥的地方可以站立。
  
      “準備好了嗎?”
  
      東方冷來到這里之后,卻忽然溫柔的笑了起來,對余飛輕聲細語的問道。
  
      “好……操!”
  
      余飛站的十分帥氣,覺得自己要是再能披一個披風就更帥了,得意的剛剛準備答應,話沒說完忽然覺得后背傳來了強烈的危機感。
  
      余飛瞬間調集內力,全部擋在了自己的后背。
  
      一切都是在一瞬間,余飛仿佛給自己造了一個龜殼一般,下一刻一柄冰雪凝結的利劍就狠狠的刺在了他的背后。
  
      要是一般的刀劍,根本不可能突破余飛的防御。
  
      可是這冰雪利劍,里面攜帶者東方冷修煉出來的特有的那股力量,竟然瞬間就將余飛給破甲了。
  
      余飛急忙向前一撲,直接從大石頭上掉了下去,一頭栽進了雪堆里,雙腳直指天空,在里面撲騰了起來。
  
      “哈哈哈哈!”
  
      看到余飛狼狽的模樣,東方冷頓時捂嘴大笑了起來,實在是沒見過余飛吃這種虧。
  
      深陷冰雪之中的余飛,無處借力身體下意識的掙扎了片刻,然后他立馬反應了過來。
  
      雙手收攏在胸前,深吸一口氣之后,猛的雙掌向下拍去。
  
      余飛借著冰雪上的反作用力,余飛終于將自己拔了出來,急忙攀在石頭上,蹦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
  
      不過他感覺自己的后背涼颼颼的十分舒爽,就知道剛剛的冰雪利劍,將自己的衣服都刺破了。
  
      東方冷還在笑,為自己捉弄成功余飛得意,她笑起來的聲音,仿佛銀鈴一般清脆。
  
      “敢捉弄老子,我告訴你,明天你要是不扶著墻走路,那就算老子是軟腳蝦!”
  
      余飛老臉都丟完了,生氣的指著東方冷說道,這個面子必須得找回來。
  
      “那你先打過我了再說啊!”
  
      東方冷停止了大笑,得意的對余飛說道。
  
      “偷襲算什么英雄好漢!”
  
      余飛伸手在懷里一模,仿佛變魔術一般,從衣服里抽出來了一把長刀。
  
      “我是女人,本來就不可能成為英雄好漢!”
  
      東方冷無所謂的撇撇嘴,理由十分的充分。
  
      “……”
  
      余飛無話可說了。
  
      下一刻余飛站立的石頭四周,同時從積雪下面,沖出來了四柄利劍,全都是冰雪凝結而成,反射著幽幽光芒。
  
      余飛頓時緊張了起來,急忙將內力運行到了長刀之上,小心戒備了起來。
  
      東方冷手一揮,四柄利劍仿佛被弓弦彈射了出來一般,急速飛向了余飛。
  
      余飛急忙抬刀就擋,可是四把劍幾乎是同時到達,他不可能同時擋住四把劍。
  
      所以余飛只好迅速躍起,試圖躲開一部分。
  
      可是那些利劍都在東方冷的控制之中,竟然在空中轉彎,仿佛玄幻之中的御劍之術一般,從腳底向上刺了過來。
  
      余飛頓時有種日了狗的感覺,老子的靈氣明明更高級,怎么就玩不出來這么多花樣來!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