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不死武皇 > 第1870章、一劍秒勝

第1870章、一劍秒勝

    劍塔外!
  
      呈現鏡像,畫面茫茫。
  
      “怎么不見人呢?”
  
      “無名呢?我可是一直都很好奇這家伙!”
  
      “不會藏起來了吧?”
  
      ……
  
      眾人張頭四望,滿臉驚疑。
  
      “諸位別急,守塔者尚且在閉關,涉及到個人功法秘籍及**權,在沒有挑戰者之前,劍塔是絕對不會公開的。”劍勇沉朗道。
  
      “那就讓我來試試!”一道威朗的聲音傳來,只見幾位氣質非凡的青年,盛氣凌人,趾高氣揚的同時走來。
  
      “那不是真龍榜排名第十一名的劍書師兄?”
  
      “還有劍唐師兄,劍昆師兄,竟然連劍蕓師姐都來了,這無名可真是好大的排場,真龍榜前二十內龍境強者都到場了!”
  
      “好強大的氣場,劍塔已經好久沒有過強者匯集的場面了,問題都是沖著無名來的,看來是勢必要將無名給踩下去了!”
  
      ……
  
      眾人情緒激動,看得是熱血沸騰。
  
      “這就是名人效應啊,往常并不多見的真龍榜強者都出動了,隱榜的人也該出山了吧?這些小家伙往日就是**靜了,是得好好帶動他們的積極性。”劍勇饒有興致的笑道,劍塔也是好久沒這么熱鬧過了。
  
      隱榜!
  
      也就是不在于真龍榜上的特殊弟子,他們往日行事低調,若無特別的情況,一般是不會去打榜的,但不代表這些強者不存在。
  
      比如像是劍如詩,她就是屬于隱榜的人,但實力絕對能排到真龍榜前十五名之內。
  
      眼下!
  
      為首在前,正是那風度翩翩,宛若書生般,氣質非凡的劍書。其劍術高雅而不失犀利,修為已臻半步入仙,是近期最有潛力沖擊半仙境的絕頂強者。
  
      尤其是劍書可是位美男子,再配上那非凡另類的氣質,可不知有多少少女為之傾倒,就是在場便有不少女弟子在花癡般呼喊。
  
      突然!
  
      一道炸雷般的聲音響徹而來:“誰要能打敗無名那個臭小子!本少大有重賞!”
  
      循聲望去,便見一位相貌俊逸,卻帶著滿臉煞氣的青年怒氣沖沖走來。
  
      “是劍豹師兄!果然是來了!”
  
      “能不來嗎?他可是如詩師姐的第一號瘋狂追求者,更是劍宗元老的門徒,不僅實力強悍,背景能量更是雄厚!”
  
      “無名去挑戰誰不好,為何偏偏要招惹如詩師姐?以劍豹師兄的脾性,要是見到無名還不得立馬拔了他的皮!”
  
      ……
  
      眾人滿臉敬畏,大是忌憚。
  
      劍豹!
  
      真龍榜排名第六,妥妥的二品半仙強者,實力兇悍,脾氣粗暴,在劍宗絕對是號猛人。
  
      “豹爺。”
  
      劍書等眾紛紛抱歉道,對劍豹這個出了名的暴脾氣亦是頗為敬畏。
  
      “你們都給聽著,今日誰要是能把無名給踩下去!本少賞他一顆天品丹!”劍豹叫朗道。
  
      天品丹!
  
      全場驚嘩,這可是超越了龍丹層次的天品圣丹,在龍境沖擊蛻凡境之時,若服得此丹,突破幾率更大。但此丹極其珍貴,只有七品藥王以上才有能力煉制,可謂是無價之寶。
  
      劍書他們聽到劍豹放話出來的獎勵亦是目光熾熱,便信誓旦旦的回道:“豹爺請放心,今日我等必將無名挫敗!”
  
      在龍境層次中,以劍書的實力最強,但在不了解虛實的情況下,自然不會第一個出手。而且以車輪戰消磨的話,后面也會加大勝算。
  
      不由,劍書便道:“劍蕓師妹,不如由你先出手,看看這小子是不是真得不懂憐香惜玉!”
  
      “恩,作為女人的立場,我也為無名的行為感到可恥!”劍蕓輕哼道,便直接進入劍塔。
  
      不時!
  
      當劍蕓傳送到第五層劍塔之時,模糊的鏡像終于變得清晰了。
  
      只見!
  
      林辰正盤膝而坐,閉關靜修,依舊是帶著一副面具。
  
      “又是面具!”
  
      “我見過,跟藥王堂的那位無名藥王并非是同一副面具。”
  
      “藥王堂不是正開張著嗎?自然不會是同一個人。”
  
      “雖然無名已經引起了公憤,但能夠一舉打敗如詩師姐,實力也是毋庸置疑的。不過只是憑戰績而論,還未真正一睹無名出手呢。”
  
      ……
  
      眾人倍感驚奇,頗為期待。
  
      “就是這家伙,可真會故弄玄虛,你最好不要知道你是誰,不然本少要你好看!”劍豹沉哼道,滿臉怒意。
  
      而林辰還不知道自己是被劍塔坑了,竟是對外公開,不過想來已過一日,風聲也該傳出去了,今日必定會有不少的挑戰者。
  
      果然!
  
      禁門異動,一席身影徐徐走來。
  
      “劍蕓,請賜教!”劍蕓沉聲道。
  
      女人?
  
      林辰倍感無語,還不容易送走一個劍如詩,竟然又冒出個劍蕓。
  
      對于女人的話,還真是讓林辰感到心有余悸。
  
      不過這劍蕓的身份可遠不如,真龍榜排名位居十五,也算是龍境中的佼佼者,所以在劍宗還是有許多女流強者的。
  
      “無名,愿討教!”林辰起身,揚現出龍靈劍。
  
      林辰是真怕了女人,感覺就是自己命中的克星,所以為了避免糾纏是非,林辰決定速戰速決,一招就擊敗劍蕓。
  
      見林辰亮劍,劍蕓也是現出一把細長利劍,鋒芒凜凜,目光冷冽。就算是位貌美女子,也顯示出她的強勢。
  
      “要開始了!”
  
      “總算可以見無名出手了!”
  
      “從戰績來看,無名絕對勝算更大,但劍蕓師姐的實力也是不可忽視,總之這一戰就可以大概分辨無名的實力強弱了。”
  
      ……
  
      眾人矚目注視,甚是期待。
  
      劍書他們亦是雙目緊凝,神情專注,認真觀摩。畢竟林辰能夠挫敗劍如詩,實力必然不可小覷,就是在不了解底細的情況下,就是劍書也沒有足夠的把握。
  
      這時!
  
      劍蕓冷視著林辰,出言諷刺:“聽說你是不懂憐香惜玉?”
  
      “在我眼里只有對手,劍蕓師姐也不必客氣。”林辰淡然道。
  
      “你說對了,我可沒打算跟你客氣!”劍蕓面色一凜,身形化作殘影,如曇花一現,驟然瞬至。
  
      鏡花水月!
  
      劍起漣漪,錯亂出漫天劍影,如虛似幻,一手幻劍,使得著實精妙。
  
      可惜,依舊難逃林辰法眼。
  
      星隕!
  
      劍若流星,殘芒破空,宛若音速般強勁霸道的一劍,直破虛劍,劍落為實,直接抨擊劍蕓鋒芒。
  
      “呃!?”
  
      劍蕓心下一驚,想不到林辰竟然如此輕易便識破自己的幻劍,更可怕得是林辰的劍勁實在是強得太霸道了,有種直面狂瀾大海的沉重無力感。
  
      嘭!~
  
      鋒芒激碰,劍光暴蕩,延綿霸勁,強行震潰劍蕓的劍勢。
  
      也正是因為面對得是個女人,有劍如詩的陰影在前,林辰這一劍還真是沒有對劍蕓客氣,直接便以碾壓性破招。
  
      劍蕓明顯不敵,鋒芒潰散,只覺滾滾霸道重勁,毫不留情的激震入體。以她女流之軀,又非體修,哪里經受得住林辰的星隕一劍。
  
      “恩!”
  
      劍蕓沉悶一聲,氣血翻騰,踉蹌迫退,嬌容蠟白。
  
      “承讓了!”林辰負劍傲立,一身酷然。
  
      “你還真是不懂憐香惜玉!”劍蕓咬牙道,頗為惱火,心知不敵,更以落敗,便滿臉悶氣的轉身離去。
  
      “敗了?”
  
      “一劍秒勝?”
  
      “是不是太快了?”
  
      ……
  
      眾人唏噓不已,以劍蕓的實力,至少也能跟林辰過上幾招,還想著能夠欣賞高水平的劍道切磋,可就這么眨眼的功夫,甚至還沒看清楚便分出了勝負。
  
      “真強!”
  
      “好霸道的一劍!”
  
      “盛名之下無虛士,這無名的實力當真不凡,真龍榜上絕對沒有此等強者,看來怕是來自隱榜中行事低調的強者了!”
  
      ……
  
      劍書他們亦是滿臉驚色,神情凝重。
  
      而且劍蕓敗得太快了,快得讓人有些反應不過來,就這一招之間,還真無法準確判定林辰的實力,只是很強就對了。
  
      就是劍豹也微微皺起眉頭,暗驚道:“這小子,實力還真是強得有些邪門,看來就是劍書他們也未定能夠對付得了他!”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