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科技傳播系統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一無所獲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一無所獲

整個天雷教看似很公平公正,然而真正掌握著龐大修真資源的,還是位于金字塔頂峰的那少部分人,而天鬼道人正是這少部分人當中的其中一位,天鬼道人能夠如此肆無忌憚的在外域搞破壞,甚至于敢跟兩大勢力同時開戰,最大的倚仗就是天雷教的背后支持。
  
  而更加讓羅修感覺到頭皮發麻的是,天雷教對于門下弟子的掌控程度,真的是超乎想象,而且因為那件特殊的血脈靈寶,還能夠很輕易的便辨別出不屬于天雷教的修士,如果說之前他還有著冒充天雷教門人弟子的打算,混進天雷教當中,尋找天神煉體訣的線索,但是當他偶然間得到了一個關于那些冒充者的下場之后,他徹底打消了這個想法,實在是這個辦法根本就不具備實施的可能性,因為天雷教的那個護山大陣就具備一些特殊的辨別修士身份的方法,而且可以從靈魂本源以及精血本源當中來辨別修飾身份真偽的。
  
  天雷教如此嚴防死守的姿態,無不表明了他們對于宗門弟子那種恐怖的掌控力度,可以說是讓羅修所有的手段都失去了作用,也讓他一些取巧的方法根本無法使用。所以眼下的情況就明擺著,必須要想其他的方式以此來想辦法探查一下在天雷教當中,有沒有關于天神煉體訣的線索記載。
  
  只是暫時來說,面對天雷教這種幾乎可以說是水潑不進的,嚴防死守的門派規則制度,羅修一點頭緒都沒有,一來是因為自己人生地不熟,二來是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一直有高手在他左右晃蕩,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讓羅修輕易不敢顯露自己的意圖。
  
  他雖然清楚自己不應該猶豫不決,但是面對這個水潑不進的體系化管理制度,羅修其實真的有些無所適從,一直以來,他都自信,仗著有系統的幫助,完全不在意修士的各種各樣的詭異手段,然而真的當他遇到了天雷教的這些防備敵人埋釘子的方式方法之后,羅修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的無可奈何。
  
  對于此時此刻的羅修而言,真要強行上門索要天神煉體訣,毫不夸張的說,絕對會死的很慘,如果說眼下這種情況,搜尋天神煉體訣,還有辦法解決的話,那這方法無疑是強行控制某個低級別弟子,或者是以巨大的利益誘惑此人為自己辦事,而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對于現在的羅修來說,他都不易輕舉妄動,需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這段時間以來,羅修也跟一些天雷教的底層修士混了個眼熟,仗著自己元嬰期的修為,他很是結交了一批低級別的天雷教門人弟子,而他的這種形式風格,也沒有引來其他人的刻意關注,畢竟以他展露出來的修為以及散修的身份,根本就不會有人懷疑到他會對天雷教有別樣的企圖,所有人都只會以為他是為了想借此機會,進入天雷教才會跟底層就是混的如此融洽。
  
  這一天,羅修就混在十多名天雷教修士當中,眾人一路向著東南方向的無盡雷域而去,這是天雷教控制的一顆星球當中,僅有的幾處雷霆匯聚之地,這處地域內部蘊含極其恐怖的紫霄神雷,當然,這里的危險只是針對元嬰期以及元嬰期以下的修士,更高層次的修士來這里,就是一片坦途,只不過因為為了保持天雷教門人弟子的戰斗力,才會被天雷教刻意留下來的。
  
  羅修就是舔著臉混入其中的,為了結交這些人,他也是煞費苦心,拿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才取得這群人當中的那個帶頭之人的同意,為首之人紀安然對于羅修的懂事也是很滿意,紀安然是一個元嬰后期的強大修士,此人之所以同意羅修進入他們的隊伍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為羅修送上了一枚十分珍貴的上品靈石。
  
  要知道,在昊陽星域當中,上品靈石,幾乎是傳說當中的存在,但是對于天雷教的人而言,因為他們地處通天河的中游區域,幾乎可以說是位于中游了,整個天雷教所在的范圍內,幾乎可以說是濃郁靈氣充盈天地間,長期累積之下,形成靈石礦脈也是必然可能存在的。
  
  更加主要的是,整個天雷教所在的這片區域,號稱整個通天河中游最富饒之地,還是有幾分道理的,但即便如此,在這個世界,上品靈石也依舊是所有修士夢寐以求的存在,畢竟這東西是很罕見的。
  
  如果不是羅修擺明車馬提前就說只有這一塊,他面對紀安然的獅子大開口,很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以天雷教掌控一切的態度來看,整個天雷教掌控的范圍當中,這些家伙做事十分囂張,可謂是肆無忌憚到了極點,如果不是羅修展露出了修為,此時此刻也早就被人暗地里給干掉了。
  
  眾人一路橫沖直撞直奔無盡雷域,這里正如名字所描述的這般,整片山谷內雷霆遍布,威力不知道有多可怕,整個就是一個漏斗型的雷域當中,越往下,雷霆威力越恐怖,環境越惡劣,但是所蘊含的雷屬性天材地寶也越多,這里的特殊環境,就像是被人刻意弄出來的一樣,眾人來此的目的很簡單,尋找天材地寶同時完成門派的貢獻任務。
  
  而對于羅修來說,跟著他們一起行動,目的就是尋找下手的對象,而他選擇的動手目標,就是為首的名為紀安然的這年輕人,這人雖然也是元嬰后期的修士,但是因為是仗著門中的老祖才晉級的元嬰后期潛力有限,而且貪生怕死,他這次之所以敢帶著這么多人一起來這無盡雷域,最主要的原因也在于,他們要去的地方已經被人提前探查過了。
  
  這片區域內,殘留的妖獸品級并不高,實力有限,對于他們的這些人,根本就造成不了太大的影響,所以,紀安然才會如此大搖大擺的帶人進來這里,而羅修選擇此人,則是因為他強大的背景。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幾乎是在羅修準備動手的同時,他們一行人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羅修很輕易地便在這紀安然的神魂當中種下了特殊的神魂印記,而且是悄無聲息的,只會在潛意識影響他去探查天神煉體訣的事情,而不會顯得太刻意,所以當羅修和紀安然兩人聯手從無盡雷域當中逃出來的時候,只剩他們兩個人,兩人此刻樣子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對于紀安然來說,這次外出,惹出這么大的簍子,他此刻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只是因為羅修的安慰,他心中才沒有太過擔心,而且一路上,羅修還煞有其事的解釋他們此行失利的原因,如果他們當中有人修煉了煉體功法,絕對不至于如此狼狽。
  
  見到紀安然神情緩和,羅修更是明言曾經得到過一些消息,關于天神煉體訣的存在,也就趁機被他說了出來,這通天河修真世界里,有一門極其逆天的肉身成圣的功法,可以直指圣人大道,所以當紀安然問起這門功法的具體情況之時,羅修毫不猶豫地說出了天神練體訣的名字,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很順利了。
  
  羅修幾乎只是做了一些言語當中的引導,便輕易得到了他想知道的答案,很遺憾的是,在這天雷教所統治的億萬星球當中,并沒有天神煉體訣的任何傳說,這讓羅修很失望,但是想想,天雷教這個以雷法稱霸天下的勢力,對于其他功法的排斥力度可想而知了,如此這般不難看出來這里的情況有多么的讓人棘手了,鐵板一塊都不足以形容整個天雷教和他統治的天雷星域。
  
  在弄清楚了自己無法從天雷教當中得到天神練體訣,羅修便不再將自己的心思花費在和天雷教的這群人打交道上,即便他知道自己的這段時間的行為,很可能會惹來的懷疑,但是因為紀安然的身份地位的原因,也不會有人懷疑到他的身上。
  
  畢竟,除了上次跟著一起去了趟無盡雷域,他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這次的雷域之行,他全程都跟紀安然待在一起,可以說紀安然能夠順利逃出來,也和羅修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兩人之間并沒有什么利益上的往來。
  
  之后,羅修更是會盡快離開天雷域,所以這一點上來說,不會引起紀安然的長輩們的關注,自己無欲無求,羅修還不相信,會有人將注意力關注在自己身上,而且他已經從紀安然的口中了解到,跟他一同前去的那些人,只不過是一些外門低級弟子罷了,對于整個天雷教來說,他們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兩人重新返回宗門,只是羅修在半路上就跟紀安然告別了,分開之后的羅修掃了一眼虛空的某處,見那里依舊有人在跟著自己,忍不住嘴角扯動了一下,很顯然,自己這莫名其妙的做事方式,引起了天雷教育高層的關注,甚至羅修懷疑,他的真實修為也暴露了。
  
  不然的話,無法解釋此刻站在虛空當中的那位圣人巔峰級別的存在,為什么會親自來跟蹤自己,雖然此人沒有用真實身份露面,但是羅修可不認為自己還能隱藏得住,所以他思索再三,直接一個閃身來到這男子的身邊,看著他有些無奈的苦笑著說:“道友,你們天雷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啊?我又沒做什么威脅到你天天教安全的事情,和紀安然結交,也只是為了尋找一些東西,你們這么派人全程跟隨,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點兒!”
  
  此時此刻的羅修以一個中年人的模樣示人,臉上的神情微微的惱怒,偽裝的極其徹底,而且身上的氣息也不再壓制,圣人層次的強大修為徹底展露出來,看向面前的這位中年人,此人和羅修現在的年紀應該相當,只是面容倒是堅毅了很多,雖然不至于讓人一眼望去就充滿了警惕之心,但是也是個不好招惹的。
  
  “呵呵,道友誤會了,老道此行只是因為我家老祖有請道友你前去我紀家做客,至于為什么會發現道友你的存在,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天雷教的那件天雷寶鑒才發現道友你的偽裝,不過道友請放心,既然你沒有對我天雷叫有任何不良企圖,我們也不會對你怎么樣,甚至還能幫道友尋找你需要的那件東西!之所以要請道友去天雷教一行,只是因為我家老祖有些事情想問一下道友!”中年人郝大通此刻倒是顯得很是平靜,語氣極為平和的開口說道。
  
  聽到此人的話,羅修不由得眉頭一跳,臉上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神情,對于他而言,這人的話語雖然很是客氣,但是言辭當中的那隱含的威脅之意絲毫不加掩飾,更加主要的是,羅修從此人的話語當中,不難聽出他這番話當中所包含的那種毋容置疑的威脅之意,似乎羅修不跟他一起回去,他們是有的辦法能直接將羅修抓回去,只不過,羅修心中的這種感覺,很是怪異罷了。
  
  “呵呵,老夫這次來到你們天雷域,不想跟你們產生任何誤會,只是為了尋找天神練體訣,我有個晚輩因為不知死活得修煉了這門功法,所以,為了讓他有個更加光明的未來,我必須想辦法找全這種功法,盡可能的讓他減少對通天河水的依賴,不然的話,等到他修為越來越強,所需要的通天河水越來越多的時候,對于保住他的性命,我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的!”羅修一臉苦澀,搖搖頭苦笑著說道。
  
  他之所以要對著郝大通如此說,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因為他已經能夠感覺到,如果不是因為他修煉天神煉體訣是借助系統的能力,以及只是少量的通天河水才入門的,此時此刻也是無法擺脫通天河水的,更加主要的是,他明顯能感覺到,隨著自己肉身越來越強,靈魂跟著增強的同時,對于通天河河水的需求量也在暴增。
  
  
广西今天快三开奖